104.起雾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回答陆绊的问题之前,红叶觉察到了更重要的事情。

  “起雾了。”

  从那些尸体的身上,弥漫起了淡淡的雾气。

  这些雾气看起来和山岚没有什么区别,但直觉告诉陆绊,这东西很危险。

  说到底,这些一个月之前就死掉的人的尸体为什么至今还能保持不腐坏就很让人怀疑。

  按照他贫瘠的生物知识,人死之后,体内的微生物就应该开始分解尸体了,一个月的尸体,放在野外,这样潮湿的环境里,如果不经过防腐处理,早就不成人样了。

  可是这些尸体却完好无损。

  陆绊只能想到,这些尸体里的微生物,空气中的微生物,都已经尽数死亡了。

  那么,有什么东西能做到这一点?

  雾气开始飘散,随着风向,朝着陆绊和红叶这边飘过来。

  “该跑路了。”

  陆绊当即抓住红叶的手腕,拖着她就往外跑。

  只是,在神社外面,浓重的雾气似乎也要包围他们。

  “尽量不要呼吸这些雾气,咳咳。”

  红叶咳嗽了一声,用袖子捂住了嘴。

  她和陆绊对视一眼,看到那纯白无瑕的雾气即将笼罩住下山的道路,便直接朝着那里冲了过去。

  陆绊顺手还用瓶子往雾里一捞,麻溜地盖上瓶盖。

  两人进入雾中。

  与正常的雾气不同,这雾并不显得湿润,打在脸上,就像是沙尘暴一般有明显的颗粒感。

  即使捂住口鼻,陆绊依旧吸入了一点儿雾气,顿时,他就感觉自己的喉咙和肺部一阵灼烧感,那些空气中的细小颗粒与肺泡结合,阻塞了其汲取氧气通道,取而代之的是,雾气流入血液之中,催生出更多的质变。

  陆绊双眼通红,仿佛要溢出鲜血,他看了一眼身边的红叶,这名巫女同样双眼通红,而且眼白里满是血丝,只是,从红叶的身上,微光泛起,似乎构成了一道屏障,阻隔了雾气的侵入。

  “这就是‘术式’吗?”

  这个世界的超凡体系似乎是以巫女祈愿为核心的术式,结界之类的,陆绊和红叶冲出雾气,颇为狼狈地回到了那条满是鸟居的登山道上。

  雾气依旧在山顶盘旋,好似一只野兽,陆绊甚至看到那雾气的起伏如同呼吸,只是,绝大多数的雾气又迅速收拢,很快便消失不见。

  红叶身上的微光消失,她咳嗽了一阵,吐出几口暗血,转头一看,陆绊已经躺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咳咳......”

  陆绊不断咳嗽,声音就像要撕裂喉咙管,这持久而剧烈的咳嗽足以令背部的肌肉抽筋,他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红叶靠近的时候,看到陆绊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全都流出了漆黑的血液。

  “侵蚀......是秽物的侵蚀......”

  红叶并没有想到,这里的和岛神社已经完全沦陷,就连负责的巫女都已经毙命,这意味着歌岛的社奉行完全瘫痪,面对大海之上,秽物的影响,岛上的普通人将没有任何对抗的力量。

  不,或许她应该想到,当看到那一团血肉混合的怪物冲上街道的时候,红叶就应该理解,这座岛屿已经发生了超乎想象的变化,只是最开始那些负责排查的社奉行让她放松了警惕,毕竟身为和岛神社的巫女,红叶清楚地知道,想要控制一座岛屿的神社该有多困难。

  她做梦也无法想象,自己引以为傲的和岛神社,在那目前尚未知晓真身的伟力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可现在不是纠结信仰的时候,红叶伸出手,正准备使用净化的术式为陆绊进行治疗的时候,就看到这个男人的咳嗽化为了呕吐,他弯腰,吐出了一团污浊漆黑的东西。

  那东西巴掌大,触目惊心,令红叶眼皮一跳。

  如果侵蚀到了这种程度,恐怕陆绊的性命也......

  她仔细一看,试图分辨出这是什么内脏器官的时候,就发现那脏污的东西,是一团草。

  就像被牛吃进肚子里又反刍的草团,那黏糊糊的恶心事物,真的是一团草。

  陆绊又呕吐出了第二团,第三团,一直到他吐出第十团,咳嗽和呕吐,那剧烈的身体颤动才稍稍平息。

  红叶看到,陆绊的手臂被荆棘刺破,身上攀爬着爬山虎一般的草木,口中,好几根枝条就像口水挂在嘴角。

  “......你后退做什么?”

  陆绊看到巫女小姐忽然后退了好几步,还做出了戒备的姿态,便问道。

  “你没事吗?”

  红叶沉声问道,略显警惕地盯着陆绊。

  这模样,已经远超侵蚀的程度,和那些受到严重污染而异化的人形怪物没什么区别了......再往下,恐怕就是真正的秽物了。

  红叶见过自己的父母,认识的村民,熟悉的朋友在那秽物的污染侵蚀之下成为怪物,痛不欲生地求着她杀死自己的场景,成为巫女之后,也见过那些原本有着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梦想,平凡度过人生的人因为天灾的不经意间掠过而沦为没有理智的怪物的画面。

  此刻见到陆绊的模样,红叶的内心虽有波澜,但即刻被压抑下去。

  “没问题,可惜现在没有太阳,不然能好得更快。”

  陆绊说着,将嘴里的枝条一根根抽出来,那些枝条很长,就像从肠胃里逆流一般,混杂着胃液和黑色的污血。

  “不用担心,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些是帮助我消化的朋友,你知道的吧,就像鸡会吃石头来帮助自己磨碎饲料,乌龟也会吃石头帮助消化,就是这样的东西。”

  他认真地解释道。

  “......你管这叫普通人?”

  红叶看了一眼地上那些甚至还在颤抖着像蠕虫一般爬行的枝条。

  “对了......你没事吧?”

  陆绊想起了什么,又看向一旁。

  这令红叶又后退了半步,因为陆绊的身边,根本没有人!

  “你在和谁说话?”

  红叶立刻问道。

  “我的空气朋友,和岛不是每个人都有空气朋友吗?”

  陆绊反问。

  “......谁告诉你的?”

  红叶额头冒出了冷汗,她斟酌着词语,看向陆绊身边的虚空,凭借巫女的力量,她集中精神,才得以看到那虚无的事物。

  那是一个人的轮廓,正站在陆绊的旁边,对巫女的存在并不感兴趣,只是伫立在那里。

  “空气朋友......在和岛是一种怪谈里存在的秽物,它通常来自于双生子里早夭的一个,或者亲密朋友逝去之后残留的执念,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污染!!!”

  红叶看到,陆绊身边的那个轮廓,忽然有些变化。

  它似乎转头看向了红叶,随即,咧开了嘴。

  那嘴巴,从肩膀裂开,跨越胸口和腹部,以另一边肩膀为终点。

  它注意到了红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