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再抽一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翌日,陆绊来到了距离江城大学三十分钟车程的别墅区。

  这里说是别墅区,其实真正住在这里的有钱人不多,大部分的别墅都是用来出租或者长草,到了年末,江城大学的大学生们经常来这边日租,玩一整个通宵。

  当然,即便如此,这边的别墅价钱也很贵,是陆绊现在买不起的水平。

  “......你们如果想玩游戏机,这边的游戏室有各种主机,还有几台电脑,开黑不成问题,地下室有桌球室,然后厨房呢也是随便用的,这周围的几栋别墅都没人,晚上可以随便通宵,不怕吵到其他人......”

  日租房的中介向陆绊介绍着别墅的状况。

  “这边泳池可以用吗?”

  陆绊看了眼没有蓄水的泳池。

  “......当然可以,如果有需求,这边可以安排打扫,就多支付一个打扫费用就行了。”

  中介愣了愣,没想到陆绊还有这样的雅兴。

  泳池本来就很难维护,一般也不会有人来日租房的别墅里游泳,所以他根本想不到陆绊还有这样的要求。

  “可以,那我直接付两天的钱,明天中午之前打扫好。”

  陆绊十分豪爽,一天日租房也就三千多,对比自己的性命,很便宜了。

  第二天中午,他拿着一些过夜的东西来到别墅,却看到隔壁的那一幢亮着灯,里面人影浮动,似乎是大学生正在开派对。

  “这军训还没结束,也没到十月,现在的大学生这么悠闲吗?”

  陆绊觉得很困惑。

  他转过身准备回自己的别墅,一转头,就看到两个脸色苍白的女生被吓了一跳。

  “啊!”

  明媚的午后阳光下,两个人抱在一起,仿佛陆绊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你们是江城大学的?”

  陆绊开口问了一句,打断了她们即将发出来的尖叫。

  “对、对啊......”

  回答的女生唯唯诺诺,相当警惕。

  “课余生活还挺丰富,没事,我也租了日租房,就在你们隔壁。”

  陆绊指了指没亮灯,显得分外阴森的那一幢别墅。

  “你一个人?”

  另一名女生口无遮拦,好奇询问。

  “人总要给自己放点假。”

  陆绊没有解释更多,就告别两人,拿出从中介那里得到的钥匙,打开了别墅的门。

  他走进客厅,打开灯,别墅里整整齐齐,明明是大白天,这里却显得有些冷清,诡异,偌大的空间看起来空荡荡,实际上好像又有很多东西。

  “还不错。”

  他简单做了点吃的,自己家里的厨房只有灶台,但别墅这里还有烤箱和烧烤架,陆绊将一整扇羊排放进烤箱定时,就换上泳裤,来到后院的游泳池。

  游泳池已经打扫干净,里面是清澈的水,虽然还残留着消毒水的味道,但问题不大。

  陆绊走进水池里。

  稍微依靠【水下呼吸】带来的游泳技巧游了一会儿,陆绊来到泳池中央,正准备潜下去,就注意到,隔壁的别墅二楼的窗户打开着,那里似乎可以看到泳池里。

  “要是被看到就吓坏小朋友了,还好现在没人,速战速决吧。”

  他立刻兑换出【狂人的知识】。

  这次出现在陆绊掌心的,却是一团果冻一样的东西。

  从这幽绿色的,半透明的果冻上,可以隐约看出一个不属于人类的头颅的形状来,就像那种全身软骨的海洋生物,又有点像水母。

  “希望是和岛的吧。”

  陆绊扑哧一声,捏碎了这个头颅。

  那些幽绿色的凝胶顿时化为流水,从鼻孔,嘴巴,耳朵里,涌入了陆绊的身体之中。

  “......没有问题,我们没有任何问题,神社那边已经确认过了,诗歌祭将会如期举行......”

  “......请放心,我们是专业的团队,不会让到访的各位遭遇危险的......”

  “......目前蔓延在歌岛附近的污染已经被控制住了,请不要担心......”

  “......我看到它了,我看到它了,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灵魂,我的罪恶,请原谅我......”

  “......那雾气有毒,不是令人死亡的毒,而是让人疯狂的毒,都疯了,都疯了,那些人都疯了......”

  “......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的离去只是偶然现象,如今确保诗歌祭的举行才是第一要务......”

  陆绊的鲜血在池塘清澈的水里扩散开来,阳光的照射下,这些血液呈现出幽深的黑色。

  但绿色的草木迅速从陆绊的身体里长出来,它们以血液为养分,贪婪地吸取着阳光,陆绊就像一团海草,在游泳池里随波逐流。

  十分钟后,沉入水底的陆绊钻出了水面。

  “呼呼呼——”

  他呼吸着新鲜空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果然,在太阳底下还是恢复能力更强,我想的没错。”

  有些疲惫地游到水池边,陆绊坐到边缘,看着被染红的水池。

  “这次的确是和岛的信息了。”

  “荒原果然是狩猎任务,而且那些怪物还具有和人类差不多的智商,懂得制作陷阱,要是没有重火力洗地,恐怕不好对付。”

  “而和岛,看起来更偏向于悬疑,嗯,有毒的雾气,会令人陷入疯狂,这应该就是【不定之雾的叹息】了,它能够让人陷入幻觉,从而看起来像是疯了一样。”

  “而且看起来,这雾气已经在诗歌祭举办的地点扩散开了,可是诗歌祭的负责人却并不打算停止祭典,依旧要举办?这有点不负责任啊,难怪要出事......”

  “而且,除了那雾气之外,应该还有某种神秘的东西在蛊惑人心,让艺术家这种灵感高的人受到污染,或许这就是艺术家们失踪的原因。”

  “似乎有很多人都确保过歌岛没有问题,但依旧发生了意外,到底是真的意外,还是那些人的保证本身就不靠谱?”

  “感觉比起天灾,歌岛发生的事情更像人祸啊......说起来,不知道和岛有没有鬼怪之类的东西。”

  陆绊一边思索,一边看了一眼隔壁别墅的窗户,希望自己刚才的景象没有被看到。

  怪丢人的。

  可是当他看向那扇打开的窗户的时候,陆绊赫然发现,有一个穿着满是血污的外套,脸色苍白没有血色,双眼漆黑而没有眼白的年轻男人站在那里。

  他盯着陆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