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回魂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绊看到,那新郎化身为鱼人,在淤泥之海里徜徉,而另一边,新娘的身体也在产生异化。

  脑袋的形状发生了改变,身上的衣服破碎,露出了正在变得坚硬,长出鳞片的身体,短短数秒钟,新娘已经成为了和新郎一般的鱼人。

  海家的人,或许从一开始就不是正常的人类,而是现在这样的鱼人。

  在某种超越自然的繁殖力量的影响下,海家的人才能逐渐和人类通婚,逐渐成为普通人类的模样,但尽管如此,他们的前辈也有很多保留了鱼类的特征,比如那突出的眼球和满是褶皱的脸。

  雾中那些行尸走肉,恐怕就是海家的先祖。

  他们受到了某种诅咒,哪怕死亡,只要身处雾中,守护石像,就不会腐朽。

  海家能够抵抗黑王母的化身带来的海难,依靠的便也是这份血脉的力量,以及蕴含在血脉之中的祈浪舞这样的超凡力量。

  可在某个时候,大约二十年前,海家的人得到了某种代表黑王母化身的事物,这东西对于其他普通人的影响就如同崔斯特一般,只折磨意志,可对于海家的人来说,却能够让他们彻底返祖,变成祖先的容貌。

  从那之后,海家便深居简出,戴上了面具,将黑王母的化身镇压,试图找到破解这返祖现象的办法,而为了孕育下一代,他们必须采用这样的办法,将新娘也灌注那些淤泥,使其成为同样的鱼人。

  这,就是枯水镇的秘密。

  淤泥之海的新郎,与被触须缠绕的新娘聚集到了一起。

  一拜天地。

  令人耳朵发疼的蜂鸣自高塔之中迸发,那些麻木而机械的镇民,双眼都失去了颜色,只剩下纯白,他们似乎在进行某种蜕变,身体扭曲,体内孕育之物,即将破土而出。

  二拜高堂。

  扑哧——

  那些跳着祈浪舞的,带着面具的海家人最早出现了异化,他们的身体膨胀,面具脱落,一个个鱼头狰狞恐怖,他们的四肢开始变得更加细长,手脚之间的蹼清晰可见,就连皮肤,也成为青绿与深黑。

  以此为中心,更多的镇民开始了异化,他们的眼睛开始凸起,脑袋的形状发生改变,一个个撕扯掉了身上的衣服,变成了半鱼半人的模样。

  这整个小镇,此刻,已经沦为了怪物的世界。

  夫妻对拜。

  已经变成鱼人的新郎和新娘相对而立,他们的四肢末端开始分裂,五指化为了无数的淤泥构成的触须,这些触须相互交融,使得两人逐渐融为一体。

  此刻,在枯水镇外,成百上千的那些眼睛突出的行尸走肉汇聚了过来,他们的脑袋上逐渐打开了一个口子,头颅内,没有大脑,只有黑色的恶臭的淤泥,以及那些淤泥构成的触须。

  越来越多的人跳入了淤泥之中,和新郎新娘不同,这些人刚刚接触淤泥,整个人的身形就开始溃散,仿佛本身就是淤泥所制作一样,成为了这庞大淤泥的一部分。

  【参加枯水镇海家大婚,见证新郎和新娘的结合 1/1】

  陆绊的视野中,淡漠的灰色系统文字浮现,看来这就是新郎与新娘真正的结合。

  然而,在那文字之后,又出现了一行冰冷的文字。

  【存活至大婚结束:00:59:59】

  一个小时,眼前的景象,还会至少持续一个小时。

  陆绊这时候看到,在那高塔张开的嘴巴,那些触须的中央,某样东西正反射着阳光。

  尽管周围是散发着金属恶臭的淤泥,尽管这令人精神错乱的场景折磨着他的意志,但陆绊还是清楚地看到了。

  在一片污秽的世界中,有一尊洁白的神像。

  毫无疑问,陆绊的第一直觉告诉他,这就是【黑王母的慈悲神像】!

  “这淤泥好像扩散开了。”

  崔斯特说道,他看到那一池的淤泥伴随着镇子上的人跳进去,逐渐开始溢出,朝着四面八方涌动,石头,树木,建筑,一切都被淤泥吞噬,万物都融为一体。

  在那些淤泥之中,无数的面孔浮现,这恐怕是从古至今,所有海家人,所有被淤泥吞噬之人的容貌,此刻,现在,他们的灵魂在淤泥之海沸腾,回到现实。

  “我们赶快离开镇子,去镇子外面,逃命一个小时应该没什么难度......”

  崔斯特本想叫陆绊赶快跑路,可谁知道,他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

  往前看去,崔斯特发现,陆绊正朝着那淤泥的高塔走去。

  “你疯了吗!!!”

  他无法理解陆绊的行为,只看到陆绊从包里摸出了一支唢呐。

  “我必须拿走那个神像。”

  陆绊答道。

  “......你想要拯救这个镇子?想要拯救这片海域?别做梦了,我们只是见证者,只是渺小的可怜虫,没有任何能力改变这注定疯狂的世界。”

  崔斯特看着陆绊,不知为何,想起了自己曾经遇到的某些天真地认为自己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美好的神选者。

  陆绊没有回答。

  崔斯特仅仅迟疑片刻,但很快又叹息一声。

  他又何尝不是那些天真之人的一员。

  “你能拿走神像的话,确实能够阻止如今的淤泥扩散,至少可以救下这片区域之外的人的性命,但你很难回来。”

  他确认了一眼自己左轮手枪里的子弹。

  “不过我有办法,只要你愿意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

  陆绊点点头,随即在崔斯特的目光中,朝着那疯狂错乱的世界走去。

  “你最好捂住耳朵。”

  陆绊没有回头,只吼了一声,在那灵魂们交错的呐喊之中,这声音显得有些渺小。

  “捂住耳朵?”

  崔斯特急忙照做。

  下一刻,在那一片狼藉的世界里,陆绊将唢呐放到嘴边。

  “都是大喜之日了,怎么能没有唢呐伴奏。”

  他吹响了唢呐。

  那是完全称不上旋律的乐曲声,任何一个小学生都能吹奏出比陆绊更加优美的旋律,他只是随心所欲地吹奏唢呐,完全凭借本能。

  可是,那别扭的,难听的,毫无优雅的旋律一传出来,原本沸腾的淤泥之海,竟然有刹那的停滞。

  那些吞噬一切的淤泥,竟然以陆绊为中心,朝着周围散开,给他让出了道路。

  就像是典籍里的圣人将大海分开,那散发着金属恶臭的污浊淤泥,为陆绊开辟出了一条没有停下来的,无限延伸的道路。

  崔斯特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从陆绊的唢呐上散发出了某种可怖的气息,甚至让什么都不知道的崔斯特感到发自内心的战栗与恐惧,甚至于,这些恐怖可怕的淤泥,都完全比不上那唢呐所散发出来的恶意。

  陆绊的鼻子和眼睛,耳朵,都留下了鲜血,那鲜血很快被新绿的嫩芽所取代,那些嫩芽盘根错节,不断生长,在阳光下贪婪汲取养料,甚至朝着蠕动的淤泥伸出藤蔓。

  在苍白的阳光下,在浑浊的淤泥之中,在刺耳的旋律之上,这些骇人的新绿绽放出了洁白的花朵。

  陆绊能感觉到,某种伟大的存在正从极为遥远的地方与自己产生呼应,产生共鸣,产生联系,以他为载体,某种变化超越时空,正在降临这个世界。

  祂与这个世界,这片淤泥之中的某种存在产生了干涉,抗衡,对抗。

  只要再过一分钟,他就会成为某种容器,某种残酷宏伟淡漠之物降临的窗口。

  只是他已经来到了那座神像的旁边。

  陆绊一只手伸出,牢牢地拿住了神像。

  【获得物品:黑王母的慈悲神像】

  下一瞬,陆绊被无尽的淤泥吞噬,再也寻找不到身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