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临时疯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王母!

  听到这名字的一瞬间,崔斯特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灿烂的金色阳光下,阿宇双眼一片漆黑,那黑暗中仿佛蕴含了一整个宇宙。

  崔斯特的双眼被那幽邃吸引,手上的动作变缓慢。

  他的双眼蔓延起血丝,额头上青筋暴起,肌肉收缩,整个人僵硬如同尸体。

  脑中,无数的画面浮现,那是废都的记忆,是在逼仄的贫民窟里如老鼠般流窜的经历,是曾经见证的草芥人命的残酷景象。

  崔斯特不知不觉间抬起了枪口,并非面对阿宇,而是朝着自己的下颚。

  颤抖的手指放在扳机上,崔斯特眼前浮现出某种惊悚,怪异,难以理解,不可名状的巨大的阴影。

  在那蠕动的阴影前面,就连死亡都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崔斯特想要获得那样的享受。

  他手指用力,即将扣下扳机。

  这时候,某种声音在崔斯特的耳畔炸响。

  他感到耳膜就像被人拿着锥子穿刺一般疼痛,脑袋嗡嗡作响,什么不可名状的存在,什么过往惨兮兮的回忆,全都被那蜂鸣代替,甚至就连眼前的阿宇,都变成了具象化的音波。

  崔斯特跪倒在地,在他旁边,陆绊走了过来。

  陆绊手中是具现化的【遗言】,枪口正对着崔斯特,已经连开两枪,此刻,崔斯特的脑子里充斥着震撼弹的回音,几乎令其昏迷。

  看了一眼阿宇那幽深的双眸,陆绊只感觉有些头晕,虽然脑子里好像有好几个不知名的存在在吵架,但是问题不大,反正平常也是一桌麻将了,不介意开个五黑。

  他抬起手,撬棍直接砸晕了阿宇,这男人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好险。”

  崔斯特手止不住地颤抖,他将左轮手枪丢在地上,两只手抱住脑袋。

  “他刚才说什么了?”

  陆绊蹲下来,翻开阿宇的眼皮,那底下的眼睛已经变成了正常的模样,再也找不到什么怪异的痕迹。

  “他说...他是黑王母,不对,他应该是信奉黑王母的人,刚才被黑王母附身了......”

  崔斯特尽力平静自己的颤抖,毕竟刚才只差一步,自己就要爆掉自己的脑袋。

  “黑王母或许被海家的人束缚封印了,祂想要我们趁着海家的婚礼解开封印,将祂释放出来......祂会对付海家的人。”

  “还能被海家封印?有点弱啊......”

  陆绊感慨一句,伸手将崔斯特拉起来。

  “可是,为什么祂要这样对待我,祂刚才还想借着阿宇之口让我去释放祂,现在又......”

  崔斯特将枪管里的砂砾倒出来,一边困惑。

  “可能祂对你没有恶意。”

  陆绊想到了先前在江城大剧院时候的场景。

  “这些东西,祂们的存在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灾祸,况且祂可能只是对每一个遇到的人这么说,毕竟都是已经疯了的家伙。”

  有些知识,只是了解就会导致疯狂。

  这些人类无法想象,遥不可及的伟大存在,只是待在那里,就会让瞥见祂的人丧失理性。

  “没想到还没开始婚礼,我的理智就已经少了七点,【侵蚀】难度果然名不虚传。”

  崔斯特感慨一句,他先前见到那鱼头雕像和那些没有心跳的人形怪物就少了三点理智,刚才见到黑王母附身阿宇又少了四点。

  平常做【凡人】或者【污染】难度的任务,最多也就掉个一两点。

  “不知道你是不是清楚,在寂静之地,理智是最重要的数值,在任务里受伤,只要不致命,总有办法可以恢复,但理智几乎无法恢复,少一点是一点,我现在经历了这么多次任务,理智只剩下四十五点,距离疯狂不远了。”

  崔斯特半是感慨般说道。

  “以前我遇到的前辈告诉我,哪怕再强大的人,在寂静之地也只有死亡的下场,因为就算你的实力能够伴随着一次次任务而变强,但理智却只会逐渐减少,越强大的人,就代表经历的任务越多,理智就会更少。”

  “最终,所有人,无论怎样,要么会在某次任务中被怪物或者不知道什么东西杀死,要么就会陷入疯狂,沦为没有理智的疯子或者被异化成怪物。”

  听到崔斯特的话,陆绊在这里停顿了一下。

  仔细想想。

  自己理智已经变成零了,要么就会陷入疯狂,成为疯子,要么就变成怪物。

  陆绊显然还是人类,没有变成怪物。

  他也没有疯狂,很有理性。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了呢?

  陆绊寻思了一下。

  觉得肯定是因为当时的的【孤注一掷】骰出了一个大成功,导致了自己幸运地在理智为零的情况下保住了脑子。

  “我果然很正常。”

  专业的神选者敢于下判断。

  陆绊觉得自己完全没问题。

  “照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完全没必要去接触黑王母相关的事情,我们的任务是见证婚礼,活到婚礼结束,除非海家的人要加害我们,否则不用去招惹他们。”

  崔斯特无法得知陆绊的思考,他看着昏厥过去的阿宇,说道。

  “对啊对啊。”

  陆绊连连点头。

  不过已经准备有机会去看看那个所谓的被封印的黑王母。

  毕竟他需要对方的神像,直接询问本人可能是最好的办法。

  况且,陆绊从刚才和阿宇的对视中,能够窥见一点黑王母的本质。

  被海家封印的黑王母,并非真正的黑王母,那或许只是一点儿分身,或者一点儿残存的意志,虽然仅仅依靠这些就足够让一个人陷入疯狂,但更多的,那种陆绊直视真实的星空时感受到的宏大与淡漠感则几乎没有。

  “这个人怎么办?”

  和陆绊达成了共识,崔斯特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阿宇。

  “这里是沙滩,我们可以用沙子把他埋起来,没有人能发现。”

  陆绊压低声音说道。

  “......他还没死。”

  崔斯特感到很无奈,叹息一声。

  “就放他在这里躺着算了,应该不至于有太大的问题。”

  “好。”

  陆绊点点头,随即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说道。

  “对了,刚才我和那些小朋友一起抓螃蟹的时候,听说了一件事。”

  “关于怎么更好抓螃蟹的办法?”

  崔斯特试探性地问道,他对陆绊这个人的思考方法已经不抱有任何的期待了。

  “怎么可能,你在说什么,我们又不是来吃喝玩乐的。”

  陆绊义正言辞地说道。

  “......”

  崔斯特无语。

  “那你到底听说了什么事?”

  “他们看到了会走路的鱼死在沙滩上,可以带我们去看它的尸体。”

  陆绊神神秘秘地说道。

  *

  感谢大家的打赏,月票,推荐票!

  求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