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要相信科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绊想了想。

  欲言又止。

  要是告诉崔斯特自己理智已经变成零了还好好地站在他面前,这个人会不会突然掏枪给自己来上一发?

  虽然陆绊知道自己非常普通,十分正常,完全不像没有理智的人,但这又会让他陷入类似塔西佗陷阱的怪圈里。

  一个精神病要是说自己没有病,那他肯定就是有病,因为精神病认识不到自己有病。

  一个精神病要是说自己有病,那他认识自我很清晰,他的确有病。

  “还是先想想怎么走出这片雾气吧,我可不想错过婚礼。”

  崔斯特见陆绊一言不发,以为是他被这寂静之地的真相惊讶到,正在后悔选择了【侵蚀】难度,便试图调节气氛。

  “如果沿着这条路,很大的可能性是回到原地,那些家伙说沿着路可以到枯水镇,实际上是为了困住我们,所以,我们不能沿着路,但目前没有任何标志,该怎么走出去呢......”

  听到崔斯特的话,陆绊想了想。

  他站起来,来到马车前方,坐在崔斯特的旁边,手里具现出【遗言】。

  在崔斯特看来,陆绊没有任何变化。

  这个有些古怪的男人只是张开了嘴。

  似乎有某种声音从陆绊的口中迸发,但崔斯特根本听不到。

  可是在陆绊的感知里,他口中复读的超声波正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这些超声波接触到废弃村庄的建筑,树木,石头等便反射回来,根据这些回音的先后,陆绊粗略形成了这一片区域的地图。

  “要相信科学。”

  陆绊感慨一句,随即从包里摸出纸币,简单画了出来。

  “这条路的确有问题,看起来笔直,但实际上是环线,一直沿着走,只会到达起点,而这些石像,实际上就是正对着环形的圆心。”

  崔斯特听着这些,想到了诸如祭坛,仪式之类的词语,他看向陆绊的纸上。

  “......好丑,你就不能画得正常点吗?”

  那歪歪斜斜的图画就像小孩的涂鸦,根本看不出什么确实的形状来。

  不过崔斯特也因此能看出,他们一直在这个圆环上行走,如果想要去往枯水镇,必须脱离目前的道路。

  “你知道往哪里走吗?”

  身处寂静之地,崔斯特也知道神选者或多或少能够涉及超凡,他自己就是如此,所以也没多问陆绊刚才用了什么技巧。

  “大概从这里,这里分岔出了两条路,应该就是离开的。”

  陆绊在他画的地图上圈了一个点。

  “......这也看不出是哪里啊。”

  崔斯特有些为难,太抽象了。

  “我给你指路。”

  陆绊自信满满。

  他继续张开嘴巴,口中似乎发出了什么声音,又没有完全发出来。

  片刻后,陆绊指了指一个方向。

  “这边。”

  崔斯特此刻也只能仰仗陆绊,他驱动缰绳,令马车朝着一侧开动。

  车轮碾上了青草,两人得以看清楚路边破败村镇的模样。

  这些建筑上爬满了青苔,像是遭到了洪水的冲击,建筑物里空空荡荡,早已被洗劫一空。

  少数几个能看到建筑原本结构的屋子的墙壁上,斑驳的痕迹早已浸入墙体,难以磨灭。

  马车走得很慢,崔斯特担心面前会突然出现一堵墙壁,或者一道悬崖,但陆绊显然不在乎,指引着他以一个诡异的线路往前。

  时间流逝,阴冷潮湿的雾气像是某种生物般黏在两人的皮肤上,也不知道身上是因为紧张导致的冷汗,还是这海雾导致的水珠,两人的衣服很快湿透。

  终于,崔斯特看到了一块路牌,上面以歪斜的文字写着“枯水镇”的字样,这文字两人不能分辨,但寂静之地可能帮忙翻译了,他们能够读懂。

  当车轮再度碾上石子路的时候,崔斯特吊着的心终于沉了下来。

  周围的雾气变得稀薄,他逐渐能看到草木,树林,以及天上高悬的两个月亮。

  “夜之国的双月如果都变成红色,那就是最可怕的血月,我曾经听一位经历过十几次任务的同行者说过,血月到来,黑森林将会如同活物,吞噬一切。”

  崔斯特感慨般说道。

  前方已经依稀可见灯火,虽然可能不是枯水镇,但至少代表他们已经离开了大雾的范围。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片浓雾。

  可这一刻,崔斯特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那一团浓雾就如同一只巨兽,盘踞在地面之上,那旋转的气流和云层相连,彷如风暴。

  自己刚才就是在这风暴之中穿行。

  “好险......”

  他不禁有些后怕。

  马车向前,很快来到了有人烟的区域,高挂的灯火零零散散,照亮道路,路边的屋子显然有人居住,里面散发出微光,却窗户紧闭。

  崔斯特看着那些屋子,忽然,他发现那窗户后面,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下意识摸枪,他按住握把,看清楚了那是一个表情麻木的女人,正站在窗户后面,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这边。

  不仅如此,崔斯特扫了一圈,每一扇窗户后面,都有或多或少的人正看着他们。

  这些人长相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只皮肤更加黝黑,身材略显精干,就像渔民,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戒备,怀疑,抵触,抗拒着外乡人的到来。

  “这房子最大,可能是村长,我们问问。”

  陆绊见到了一座最大的屋子,他即刻跳下马车。

  “喂,等等......算了。”

  崔斯特没拦住陆绊,只能拉住缰绳,停下马车。

  他本来觉得自己应该谨小慎微,谋定而后动,在【侵蚀】难度下小心翼翼,不触发任何额外危险才对。

  可是这个陆绊,感觉完全不怕死,而且还很喜欢去作死!

  他看到陆绊首先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有人在吗,我看到有人了,不要躲了。”

  陆绊又大声说着,一边更加用力地敲门。

  依旧没有回应。

  “这些人应该不愿意见我们,按照路牌沿着这条路就能到枯水镇,没必要打扰......”

  崔斯特的话还没说完。

  他就看到陆绊拿起了手里的撬棍,熟练地将那屋子的大门轻松撬开。

  “果然有人!”

  陆绊激动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