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大喜之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傍晚。

  七点。

  满意地从动物园回来,陆绊已经找动物园的鲸鱼讨要了正宗的海洋牌次声波收录,还买了两个小马的毛绒玩偶作为纪念品,准备以后有机会可以送给老班长或者秦天天。

  他没有选择抽取第三次的【狂人的知识】,因为按照自己的身体状况来看,在短时间内连续获取太多异域的知识,可能真的会支撑不住而崩溃。

  比起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还是老老实实依靠现有信息来探索更好。

  休息一晚上,第二天一早,为了防止自己剁手继续单抽,陆绊直接选择了任务。

  【大喜之日】

  【良辰吉日,大喜之时】

  【夜之国有一项传统,每当新人结婚时,需要邀请亲朋好友相聚一刻】

  【你来到位于黑森林边陲的枯水镇,参加好友的婚礼,本是一场愉悦之旅】

  【只是,在那喜庆的音乐中,似乎隐藏着某种不安与躁动】

  【任务难度:自选】

  【任务要求:参加枯水镇海家大婚,见证新郎和新娘的结合】

  【任务要求:存活至大婚结束】

  【“无论如何,恭喜新婚!!!”】

  【注意,本任务涉及寂静之地区域变换,请事先确保周围空旷,注意人身安全】

  “存活至大婚结束?”

  陆绊品出了一些味道。

  这代表这场婚礼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中途发生意外变故的可能性很高。

  “另外,见证新郎和新娘的结合,这是要在人家洞房的时候旁观?真的可以吗?”

  陆绊来了兴趣。

  同时,他看到难度也可以自选。

  和上一次区别不大,依旧是【凡人】【污染】【侵蚀】三个,只不过还多了一个灰色的,无法选中的难度:【异化】。

  陆绊看了下解锁条件,必须累计获得五万的寂静点数,和更高级【寂静百货】的解锁条件一致。

  “再往后,是不是还有什么歼极,零式,绝境之类的难度?”

  陆绊觉得【侵蚀】难度就已经很困难了,再往上,怕不是要直面什么异域的伟大存在?

  “哦,我已经直面过了啊,那没事了。”

  陆绊简单做了个小学数学题。

  【凡人】难度下,难度奖励倍率是*1,也就是该多少就是多少,而这一次任务的基础奖励是2000点寂静点数。

  【污染】难度的倍率是两倍,基础奖励2400点寂静点数。

  【侵蚀】则是三倍的难度奖励倍率,基础奖励3000点寂静点数。

  也就是说,在不讨论任务探索度的情况下,这次任务【凡人】难度只能获得2000点寂静点数,而【侵蚀】可以获得9000点,四倍以上的差距了。

  就算【凡人】难度的任务探索度极高达到了惊艳或者更高的,在难度倍率底下,陆绊估计最多也就三千出头,而【侵蚀】难度只要平庸完成,也就是完成两个任务目标,就能保底九千点。

  用头想都知道,肯定要选【侵蚀】难度!

  陆绊为自己的理性而感到自豪。

  更不用说,陆绊现在不仅仅要完成任务,而且需要更多更刺激的经历来制作视频影片,还需要搜集素材强化自己的【遗言】。

  要是选个【凡人】难度,到时候真的就是去参加个婚礼,吃个喜酒,途中可能遇到点小打小闹的阿飘什么的,那可满足不了观众,也满足不了想要遇到那些邪恶宗教的人,向他们讨要神像的陆绊。

  做好了决定,陆绊没有急着选择。

  反正现在他有钱有投资,不用急着工作。

  人就是这样一种生物,一旦欲望得到了满足,就会想着摸鱼,摸鱼是人类的本能,就连著名摸鱼主播秦天天都说过,能摸一天是一天。

  他消磨了两天时间,购买了简单的野外求生工具,压缩干粮等,在第五天的傍晚,才抄起了他的撬棍,带上唢呐,点开了任务面板。

  陆绊选择了【侵蚀】难度。

  那一片红色的布匹骤然扩大,在陆绊的耳边,某种轻细的呢喃响起。

  就像夜里闺房的低语,又像弥留临终之际的梦呓,如泣如诉,哀婉缠绵。

  在红布之上,如墨的黑色文字浮现。

  【是否进入寂静之地】

  【是/否】

  陆绊手指轻点【是】。

  那布匹骤然扩散蔓延,笼罩住了陆绊的身体,耳畔,那原本轻细的呢喃,骤然变得喧闹嘈杂,带着某种怨毒的强调,喋喋不休。

  他仔细聆听,从其中捕捉到了冰冷的只言片语。

  【寂静之地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不一致】

  【本次旅程时间比为:5:1】

  【同行者人数:1】

  【正在前往夜之国】

  那些呓语在这一刻变得极为喧闹,仿佛从陆绊的脑壳中迸发,就要撕裂耳膜的瞬间,一切安静了下来。

  某种咸湿的,带着馊味和腐朽味道的风弥漫在陆绊鼻子前,连带着一种若有似无的涛声。

  陆绊感受到身下坚硬的椅子,他看向周围。

  这是一辆造型古朴的马车内,说不清这马车到底是东方风格还是西方风格,用陆绊的话来说,可能是没有风格。

  普普通通的车身,顶棚,座椅没有任何装饰。

  外面似乎是夜晚,很暗,只有车内的吊灯散发光芒。

  在陆绊的对面,有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件不合时宜的大衣,带着猎鹿帽,嘴里叼着一个石楠木烟斗。

  他像是东方人,有着如海草般凌乱漆黑的头发,双眸却接近湖蓝色,带着些许欧洲人的棱角。

  对方同样打量了一圈车内的环境,将目光落在陆绊的身上。

  “同行者就是你吗?”

  那人开口,说出的语言虽然并非地球的语言,却能够让陆绊毫无障碍地理解。

  “同行者......”

  陆绊眼前,灯光摇曳,构成了系统冰冷的文字。

  【夜之国】

  【海潮与浪涌之年,血月未临】

  【灰塔与黑塔遥相呼应,黑森林的魔潮蠢蠢欲动,苟且于文明边陲的小镇迎来了崭新的客人】

  【放轻松,只是一场婚礼而已,献上你的祝福,然后享受盛宴吧】

  【前提是你没有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任务要求:参加枯水镇海家大婚,见证新郎和新娘的结合】

  【任务要求:存活至大婚结束】

  【难度:侵蚀】

  【同行者人数:1】

  【你终于邂逅了伙伴,一同探索寂静之地吧,你们将会成为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换句话来说,眼前这个男人,和陆绊一样,也是寂静之地的神选者?

  这次任务,是两人共同行动?

  或许是觉察到了陆绊的疑惑,那男人轻笑一声,开口说道。

  “看来你是第一次进入多人任务,没关系,我不介意带新人。”

  他还想说些什么,手伸进衣兜里,马车却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那人问了一句,掀开马车的帘子。

  陆绊越过他的肩膀看到,马车之外,幽深的夜晚,被浓雾笼罩。

  *

  编辑通知,明天上架!

  更新会在中午十二点这样,五更!

  更多的话,加更规则,上架感言说吧!

  感谢大家的支持!

  求一波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