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存活至天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舞台后方焦黑的痕迹扭曲,在陆绊的视野中投影出淡漠的文字。

  【找到演奏者1/1】

  很明显,这就是陆绊任务需要找到的人。

  然而,要是任务仅仅如此也就好了。

  另外一行文字在这之下辗转出现。

  【存活至天明:05:51:16】

  还有五个多小时,可现在每一秒对于陆绊而言,都是煎熬。

  那焦黑的,穿着燕尾服的“人”也沉浸在了自己的旋律里,那旋律诡谲多变,每一个音符都仿佛有自己的意志般雀跃着,从琴键上跳转,流入陆绊的耳中,敲打着他的鼓膜。

  陆绊觉得思考又陷入迟滞之中,就像被某种半固体的凝胶粘黏,连一个念头都难以产生。

  这样的情况,让陆绊想到了唢呐。

  自己在吹唢呐的时候,似乎也陷入了类似的状态。

  那些听着自己吹唢呐的人,是不是也和现在的陆绊一样?

  “......!”

  陆绊想到之前的状况,大脑顿时变得明晰起来。

  现在他听到的琴声,不仅仅是普通的音乐而已。

  这是某种具有超凡力量的,能够干涉人的意识的旋律。

  杜丹平......也具有类似的力量?

  系统提示自己是第233位神选者,也就是说,之前可能还有两百多位?

  杜丹平是其中之一?

  “......原来如此。”

  在凝滞的思考中,陆绊理解了一切。

  “杜丹平拥有某种天赋或者获得了进入静寂之地...的资格,从而获得了超凡...的力量,就像我一样,他可能...选择的是......【音乐家】?”

  “利用自己的超凡力量,杜丹平......用琴声蛊惑了整个剧院大厅的人,所以...就算火灾已经扩散开来,这些人依旧......不为所动,因为他们的意识都已经......被干扰了!”

  “可是...如果这一切是......杜丹平造成的,他真的拥...拥有这些力量,为什么他会...死在这里?”

  陆绊的思绪试图冲破钢琴声的藩篱,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可是无论怎样努力,他只像一个木偶一样,越来越变得呆滞,就连双眼里的光芒都开始消散。

  “......必须得挣脱控制......音乐......演奏......只有用......音乐才能......打败......音乐......”

  思维踽踽徐行,陆绊抓住了灵感的闪光。

  这旋律明显是通过听觉来影响人的,那么,只需要破坏听觉,就能从中解放?

  没有更多斟酌的余裕,陆绊右手浮现出一把银色的左轮手枪。

  意念之中,左轮弹匣跳转,一枚银灰色的子弹对准枪膛。

  虚幻之中,这左轮手枪对准了陆绊的大脑。

  砰——

  陆绊耳边响起了无声的枪鸣。

  子弹轻而易举冲破陆绊的皮肤,钻入他的大脑,伴随着不可视的空洞,某种凌驾于理性之上的力量开始摧枯拉朽,改变陆绊的发声结构。

  他张开的嘴巴里,某种旋律传来。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好运带来了喜和爱,好运来我们好运来,迎着好运兴旺发达通四海......”

  《好运来》的激昂歌声回荡在剧院大厅,这声音与钢琴的琴声交织,竟然构成了某种诡异的和谐。

  耳中的旋律遭到了破坏,陆绊感到全身的力量都重新回来了,他继续口中发出高亢的女声,反复唱着《好运来》,一时间,高雅的剧院大厅里,魔性的钢琴旋律和欢乐的通俗歌曲碰撞,形成了奇怪的氛围。

  陆绊一边唱着《好运来》,一边朝着舞台跑去,手中的撬棍握紧。

  只要能够把杜丹平的亡灵解决掉,这琴声就会停止。

  下一刻,好几个模特人偶突兀冒出来。

  这些模特人偶穿着破烂的正装,两只人画上去的眼睛诡异奇特,它们的动作就像被某人牵着线操控般,迟缓,生涩,但数量更多,几乎堵住了陆绊通往舞台的道路。

  模特人偶朝着陆绊伸出了手,那些僵硬的手掌冰凉,坚硬,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滑腻触感,就要抓住陆绊的身体。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陆绊没有停止歌唱,同时,手中的撬棍挥舞。

  咔——

  某种蛛网般轻盈又稠密的东西覆盖住了他的大脑,令陆绊精准而熟练地使用着手中的撬棍,仿佛他天生就是用撬棍的好手,身体里的骨头都是撬棍制成的一样。

  以最极限的力道,最精准的角度,最完美的方向,撬棍击中了挡在他面前的模特人偶。

  那模特人偶的脑袋即刻飞了出去,高高扬起,还没有落到地上,陆绊又是一棍挥动,砸开了另一个模特人偶的脑门。

  “好运带来了喜和爱......”

  陆绊口中依旧重复播放着欢喜的歌声,在这喜庆祥和的歌声里,又是一个模特人偶被撬棍打飞。

  陆绊活像一个战神,三步并作两步,抵达了钢琴旁边。

  此刻,钢琴的旋律抵达了最高潮,某种亘古不变的,恢弘壮大的,淡漠冰冷的力量似乎蕴藏在这旋律中。

  撬棍接踵而至。

  啪嗒——

  那焦黑的,腐朽的,残破的演奏者,被坚硬的撬棍击中,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便崩解破碎。

  演奏声戛然而止。

  那些模特人偶的动作立刻停下,定格成了一帧帧惊悚恐怖的画面。

  “就这?”

  陆绊等待了几十秒,才停下自己的复读出来的歌声,变回正常的样子。

  他看着那已然随风而逝,化为灰烬的尸体,陆绊觉得有点不对劲。

  如果自己没有【遗言】,那么在听到旋律之后,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就会被夺走身体的控制权,甚至失去意识,任人宰割。

  如果自己没有【物理学圣剑】,那么即使能够摆脱控制,想要冲破模特人偶的阻拦,打死这个杜丹平的亡灵,也极为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这样的任务竟然还是【凡人】难度,和【床下的朋友】一样吗?

  是这个任务评价有问题还是陆绊中间产生了什么偏差?

  想到这里,陆绊看了看四周,一片寂静。

  月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黯淡了下去。

  他抬起了头。

  在那一方破碎的穹顶之外,是幽深的夜幕。

  月亮已经掠过缺口,只有荒野才能见到的繁星点缀。

  在那繁星之中,有一颗最为耀眼的亮星,此刻的光芒正从缺口洒落。

  伴随着星光的照耀,陆绊的脑中,那粘稠的蜘蛛网般的知识包裹着的大脑里,涌入了某种讯息。

  某种通过那已然消失的旋律传递过来的知识。

  他知道,这颗亮星是全年天空中最为璀璨的几颗星辰之一。

  某种呼唤从这颗星辰之上传来,跨越了时间,空间的距离。

  伴随着这光芒,某种宏伟的,淡漠的,绝对的力量开始充斥整个剧院大厅。

  陆绊终于知道事情的全貌了。

  他明白杜丹平到死为止,甚至就连死后都一直对抗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他注视着那里。

  此刻,在陆绊的双眼中,毕宿五清晰可见。

  *

  每天早上八点,中午十二点更新!

  求票求收藏求追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