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谁在弹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触碰那苍白头颅的一瞬间,陆绊似乎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轻笑声。

  嘭——

  头颅无声炸裂,在书页间跳动,累累白骨堆积,构成了任务的文字。

  【谁在弹琴】

  【是谁,在夜半的剧场高歌,演奏起禁忌的乐章,无人的观众席上,只有孤独的掌声回荡】

  【大火烧毁的剧院里,总是传来如泣如诉的低吟,你来到这里,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舞台上的角色】

  【不要停止演奏,相信我,你不会想看到那一幕的】

  【任务难度:凡人】

  【任务要求:在明天日落之后抵达江城大剧院,找到演奏者,存活至次日天明,即可完成任务】

  【“他的演奏就连神明都为之垂青”】

  “......存活至次日天明吗?”

  陆绊看到这个描述的时候,就有点不好的预感。

  正经来说,如果没什么危险,是不会出现这种生存游戏一般的限制的。

  要找到废弃剧院里不知道是啥玩意儿的演奏者,还要苟到天亮,不管怎么听都十分危险

  但看了看任务难度,仅仅只是凡人水平。

  陆绊也不懂凡人难度的任务算什么,但【床下的朋友】也是凡人难度,大概差不多?

  他寻思可能也就是待在废弃的剧院里会听到些莫名其妙的声音,看到一些神神秘秘的家伙。

  看了眼自家的床底下,陆绊觉得问题不大。

  得知了相应的任务信息,他又去网上冲浪,寻找线索。

  输入江城大剧院的名字,陆绊很快看到,江城的确曾经有一间大剧院。

  这间剧院位于现在的江城新区和旧城区交界处,有五十多年的历史,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都是江城人周末休闲娱乐的选择。

  但伴随着电影的发展,后来互联网的普及,江城大剧院逐渐没落,最后,大约在世纪初的时候,因为电路问题,江城大剧院发生了一起严重的火灾,无法修葺。

  大剧院的所有者准备将那里拆除,地皮卖给房地产开放商,可后来,因为不知名的变故,交易搁置,那一块地方变成了无人处置的废地,时至今日。

  毕竟这些已经是二十年以前的事情了,当时网络也不发达,陆绊没搜索到,似乎也挺合理。

  有关江城大剧院的传闻,大多分布在本地论坛,贴吧等早已脱离时代的地方,很多页面都已经失效,不过陆绊还是找到了些蛛丝马迹。

  “......传说当年的大火是因为一位老板的妻子和剧院的演员私通,两人的事情暴露之后,被绑在舞台上活活烧死在剧院里!”

  “不对,是当年剧院里的人利用这里背地里进行不法交易,后来分赃不均导致火并,才让整个大剧院都被烧毁的,我亲眼见过警察包围那里!”

  “你们不要听风就是雨,其实是因为这大剧院本来就建在古战场上,死人太多,阴气太重,所以经常闹鬼,之所以剧院没被卖掉,也是因为闹鬼!”

  “我听我侄子的同学的妈妈说过,那个剧院,现在晚上还有人唱歌弹琴的,老可怕了!”

  “什么神神鬼鬼的,都二十一世纪了还信这些,要我说,可能是那里的地磁场有问题,所以导致人会产生幻觉,都是用科学可以解释的!”

  诸如此类的发言,大多伴随着简陋的网页消失在互联网的历史长河中,靠着快照才能窥见些许。

  至于更深入的资料,陆绊觉得网上可能很难找,得去图书馆才行。

  明天白天去图书馆查阅当年的报刊资料,傍晚就去江城大剧院看卡。

  做好了决定,他反而变得平静起来,没有了那种小学生第二天要去春游的激动感。

  洗漱之后,陆绊又看了一眼床底下,空空荡荡。

  虽然出了那件事让他有些犹豫,不过现在也没别的地方给他睡。

  人穷的时候,就算是闹鬼的灵堂也可以睡得着。

  关掉灯,躺到床上刷了一会儿视频后,陆绊逐渐被困意笼罩。

  迷迷糊糊之中,陆绊忽然觉得自己身上被什么东西压住。

  他试图睁开眼睛起身,可眼皮却沉重如同石头,身体僵硬,仿佛已经死去,他胸口似乎受到压迫,难以呼吸,很快就要断气。

  这种感觉,就像是昨晚即将从梦中梦里醒来时一般。

  下意识的挣扎之中,陆绊的右手忽然摸到了一只冰冷柔软细腻的手。

  那手仿佛要安抚陆绊一般,轻轻握住他的手指,磨蹭着陆绊的掌心。

  伴随着这只手的触碰,陆绊感到身上的压力骤然减小了许多,虽然眼皮还是无法抬起,手脚依旧动弹不得,但陆绊却轻松了不少,意识也没有那么浑浑噩噩。

  他左手指尖微微移动,一把银色的,枪管很长,口径很大的左轮手枪出现在那里。

  砰——

  陆绊的意识完成了手枪的击发,他的脑中开始出现一段声音,并且伴随着他嘴部的开合,在房间里回荡起来。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好运带来了喜和爱,好运来我们好运来......”

  是《好运来》。

  陆绊目前装填了五发言弹,其中就包括一段《好运来》,还是原唱版本的。

  别问,问就是辟邪。

  不知道是否因为歌曲欢快的旋律,还是陆绊本身的能力使用,他身上的压迫感骤然消失。

  陆绊睁开了眼睛。

  昏暗的房间里,柜子在微光下投落幽邃的阴影,窗帘后面不知名的影子耸动摇晃,陆绊下意识先摸了摸自己的肩膀,确认上面没有其他的东西,才借着手机的灯光,在《好运来》的歌声中爬下床。

  打开灯,他看了一眼床底下。

  空空如也。

  起身,陆绊又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柜子。

  嘎吱——

  柜门开合的声音响起,陆绊看了一眼,却发现在自己叠好的衣物之间,有一只眼睛正盯着自己!

  “!!!”

  陆绊心里咯噔一下,后退半步。

  但很快,他又看清楚,那眼睛不过是毛衣上的印花而已。

  “这屋子里,大概的确有些什么东西。”

  事到如今,就算是陆绊也能明白,自己的房间估计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存在。

  而且还不止一个。

  至少令他动弹不得的,和那冰冷柔软的手,就是两个不同的存在。

  陆绊想了想。

  他打开电脑,开始播放起春节联欢晚会的歌单,让欢快的音乐充盈了整个房间。

  躺到床上,在《难忘今宵》的悠扬乐曲声中,陆绊安心的睡去。

  *

  感谢大家的投票支持,昨天一天的投票就超过了上周一周,十分感激!

  求推荐票和收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