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永夜剑神 > 第九章 必杀之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必杀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齐夜回到院落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同一个院落的人都围坐在一个大圆桌旁边,静静的等候着,没人动筷子。

  齐夜刚一走进院落,永三永四两个兄弟便走了过来,剩下的齐圣和另外两个兄弟也纷纷起身,永三和永四走到齐夜身边,一左一右,拉着齐夜的手臂走到桌子旁边。

  永三嚷嚷着:“齐夜兄弟,你怎么才回来,你跑哪去了啊,我们可都等你半天了,你要再不回来,我们可就要开动了。”

  两人殷勤的过了头,齐夜瞬间便感觉到了,不过齐夜还是很想配合二人演出,齐夜也想看看这两个人想玩出什么把戏,于是故意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搞得这么隆重?”

  小瘦猴子永四说道:“这不是马上就要内门考核了吗?我们整座院落的兄弟都准备冲击内门,今天好吃好喝一顿,为明天以后的冲击内门开一个好彩头。”

  齐夜点头道:“原来如此,那确实得好吃好喝一顿,开个好彩头。”

  大汉永三一把把齐夜拉到身边,拿起一杯酒,递到齐夜手中说道:“齐夜兄弟,你看你来迟了,可是害得我们一番苦等啊,这么一大桌子佳肴只能看,不能吃,你说你是不是得自罚一杯?”

  齐夜心中冷笑道:准备动手了?王芝卓可以啊,居然都收买了这帮孙子,行,大爷我陪你们玩。

  齐夜对面坐着一个红衣服的男子,面容白皙,画着柳叶眉,嘴唇鲜红,面若女子一般精致,举手投足之间还有淡淡的香气,倘若真的是个女子的话还好说,应该算得上上的美人,可是这若是在一个男子身上,多少有些令人浑身不适。

  这男子正是齐圣,虽说齐圣以前不怎么阳刚,有些儒生的风范,但绝对是个正常男人,但是这个月以来,齐圣每日都要描眉画眼,穿着妖艳鲜红,就像一个女人一般。

  齐圣坐在齐夜对面,当永三给齐夜递过酒杯的时候,齐圣微微朝着齐夜挤眉弄眼,还在桌子边上微微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摇了摇,似乎是在示意齐夜不要喝,齐夜看到这微微点头,表示明白。

  永三见齐夜半天没有接过酒壶,于是问道:“齐夜兄弟,我可是记得以前你很能喝的啊,怎么今天如此不给面子?”

  突然永三又将酒杯里酒水倒回了酒壶,笑着说道:“瞧我这记性,这寒冬腊月的,等了小半会儿,酒都冷了,这让人怎么喝。”

  齐夜皮笑肉不笑的意思了一下。

  永三将酒壶放在了炭火盆上,温了一小会儿,随后为在座的各位每人都斟酒上一杯,永三起身举起酒杯说道:“来,兄弟们,走一个,预祝我们此次内门考核全部通过,我先干为敬。”

  小瘦猴子永三也跟着附和道:“内门考核,全员通过。”

  喝过酒后,众人开始吃菜,吃饱喝足后众人纷纷离开,永三永四两兄弟收拾残羹剩饭。

  齐夜并没有回到自己房间,而是被齐圣拉了过去。

  齐圣开口说道:“小心这二人,昨天夜里我见到王芝卓来过,递给永三一包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我猜测应该和你有关,所以你多加小心吧,今天饭桌上我以为他二人在你的酒里下毒了,所以我才提醒你不要喝。”

  齐夜有些诧异,他不是诧异齐圣的话,而是诧异齐圣的声音,酒桌上齐圣一直一言不发,平日里虽说在一个院落,但是每个人都各忙各的,所以也没听到过齐圣说话,这一次齐圣一开口就惊到了齐夜,现在齐圣的声音完完全全就是个女人的声音了。

  不过齐夜并没问这个事,这是齐圣的事情,他无权过问,齐夜答道:“多谢,我也察觉到了,不过他们已经下毒了,而且他们也许会连你一起除掉。”

  齐圣一脸疑惑的问道:“已经下毒了,什么时候?还有为什么要除掉我?”

  齐夜缓缓道来:“昨天内门考核报名时我再次见到了王芝卓,昨日我与他约定要进行生死斗,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以他的性格,绝不可能堂堂正正的和我决斗,所以小手段在所难免,最好的方法就是下毒,神不知鬼不觉,生死斗时候毒性发作。

  不过我真没想到永三永四这两人尽然如此好收买,不知道王芝卓给了他俩什么好处,呵呵,无所谓,他们早晚要死。

  永三永四两人殷勤的过分的时候我便已经察觉,所以有所警惕,起初我以为单单是我的酒水里有毒,可是这永三永四二人比我想的要聪明一点,他俩直接在酒壶里下毒,所以不管我喝不喝他递给我的那一杯酒,只要我喝了酒,过几天就会在比试的时候中毒。

  他故意将酒杯里的酒倒回酒壶就是为了迷惑我,让我以为酒杯里的没有毒,就连酒杯口这些地方也绝对安全,还真是心思深沉啊,哈哈哈。”

  齐夜说道很直白明了,但是齐圣还是有件事不明白:“既然他们在酒壶里下毒,为什么还要自己也喝下去,所有人都喝了呀,难道他们俩要除掉掉所有人。”

  齐夜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半毒,许多药都没有毒性,但是遇到了特定的药性相冲的就会显出毒性,因此常被用做半毒,用以毒杀医术高明能够识别毒药的人。

  他此次将半毒放在酒壶里,下次再将相冲的药给你我服下,这就是全毒了,这时候就能神不知鬼不觉除掉你我,还真是心思缜密呢。”

  齐圣柳眉紧锁,齐夜拍了拍齐圣的肩膀说道:“无妨,明早我便为你清楚体内的药性。”

  齐圣疑惑的问道:“你知道他们用的什么药吗?”

  齐夜不屑的说道:“脚趾头都能想出来,放心吧。”

  说完后齐夜走出房间,齐圣愣在原地,他来北冥剑宗也有两年多了,虽说练武天赋一般,但是却自认为心思同辈人无人可比,可是齐夜给他的感觉却是深不可测,而且不止他一个人这么认为。

  ————

  离开齐圣的房间后齐夜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走向了炼丹阁,杨尘今天没有磨药,而是在自己的院子里练功,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

  齐夜并没有打扰杨尘,而是直接进入炼药阁找老头,今天杨尘正在准备明日的内门考核,所以炼丹阁的活都是老头自己在干。

  齐夜走进去的时候,贼老头嘴里叼着烟,脚踩在一个滚筒上磨药,另外一只手还在捣药,齐夜看到后有些想笑。

  老头看到齐夜进来后放下了手上和脚上的活,一只手拿着烟袋,另一只手指着凳子说:“坐吧。兽核搞来了?”

  齐夜从怀来掏出那两个小珠子说道:“找来了,我要的花泪呢?”

  贼老头一看到两个兽核,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老头狠命的砸吧了两口旱烟,随后起身说道:“我这就去给你拿,你可别把这些宝贝弄丢了。”

  齐夜哭笑不得,这贼老头真的是把这些看得比儿子还亲,生怕磕了碰了。

  没过多久,贼老头拿着一个袋子走了出来,笑得合不拢嘴,两排大黄牙比那金牙都黄。

  老头小心翼翼的打开袋子,里面是一个小木盒子,打开小木盒,顿时一股淡淡的幽香散开,小盒子内还泛着幽幽蓝光。

  老头枯槁的如同树枝的手轻轻的放了上去,缓缓地取出一个蓝色蛋黄大小的小水滴,小水滴通体透明,外面是一层薄薄的水膜,里面就是那些晶莹剔透的液体,这些液体正是花泪。

  老头小心翼翼的将花泪交到齐夜手里,说道:“你看看吧,是不是你要的花泪。”

  齐夜接过后仔细看了看说道:“还不错,保存完好,比我想象的还要大一些。”

  老头一听这话,心中暗叫不好,草率了,价格要低了。

  不过老头最终还是开口了:“既然如此满意,那就不如两个兽核都给我吧?反正你留着也用不上。”

  齐夜微微一笑,将连个兽核都递给了老头。

  这时候老头心里却打起了鼓:还真给?莫非是有诈?这俩也看着不像是假的呀?

  不过老头还是一把抓了过来,说道:“怎么突然这么大方?不会是有诈吧?”

  齐夜伸出手说道:“不要了还我。”

  老头一把塞到怀里说道:“ 送出的东西泼出的水,哪有收回的道理?”

  随后老头难得正经一回说道:“怎么突然这么大方?”

  齐夜淡淡的说道:“这也算是感谢你多年来对于杨尘的照顾,还有我想再向你讨要一点药,你按照这个药方给我抓点药就行。”

  说着齐夜快速的写下几个药名,老头看了看,都是简单的草药,没什么特别,于是便起身抓药去了。

  老头把齐夜的药给拿过来后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对炼丹有所了解?我看了你上次的药方,我从事医药方面的研究,这绝对不是药师用的方子,我有幸遇到过一个炼丹师讲学,你给的方子和那位炼丹师讲的阴阳调和有些许相似。”

  齐夜接过药后说道:“我就是炼丹师,您信不信?”

  老头不屑的切了一声,齐夜没办法解释,这也不能解释,于是便说:“我只是研究一些药理,以后不懂得还要向你请教呢。”

  听了这话。老头有些飘飘然,摆出一副沉稳大师的样子,甚是喜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