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38章 火炮铸造

我的书架

第38章 火炮铸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接下来,高杰同样跟着弹劾。

  阮大铖再公布东林多个人的罪状。

  郭文东站在武英殿,看着这热闹场面,在适当的时候发言,壮大己方声势。

  尽管东林党同样反过来弹劾马士英等人,但声势和分量明显不足。

  从宋朝开始,实行重文轻武的国策,以读书人为尊。

  但到了明末,朝廷逐渐失去了对武将的权威性和约束力,许多武将骄横跋扈,不听调令,手握军权的武将影响力越来越大。

  朝堂上,双方激烈地争斗,皇帝明显地站在马士英这边,又有手握重兵武将的支持。

  被马士英罗列了五大罪状的姜曰广,当场就辞去官职。

  吕大器、高弘图同样辞去官职。

  张慎言则被革职了。

  面对明显劣势,史可法死活不辞官。最后皇帝做出决定,将之调派到扬州,名为节制江北诸多武将,实际上没几个人会听他调遣。

  旨意下达之后,郭文东再出列,说道:“陛下,臣觉得,姜曰广、吕大器、张慎言这四个罪人,应贬为庶民,革除一切功名!”

  史可法、姜曰广、吕大器、张慎言等东林诸人,皆看向郭文东,目光充满了怨毒吗,咬牙切齿的。

  马士英出列道:“没将两人逮捕下狱,已经是最大宽容,原有功名不能留,应贬为庶民。”

  高杰道:“臣附议!”

  阮大铖、马锡、马鉴、钱谦益等人皆附议。

  在历史上,这批东林党人,只是被革职或辞官,原本读书人的特权仍然保留着。

  武英殿上,东林诸人,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光神气,失魂落魄的。

  “诸位爱卿言之有理,朕准了!”

  朱由崧发话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四人空出来的职务,必须有人接任,由阮大铖接任兵部尚书,钱谦益接任礼部尚书,张有誉接任户部尚书。

  退朝后,郭文东被朱由崧留下。

  “郭爱卿,仙丹很好用,已经快没了,爱卿可有还有?”

  “陛下需要仙丹,臣自当为陛下着想,一直联络催促海外的朋友,前几日再获得了一批仙丹,明日便呈给陛下。”

  “郭爱卿,你乃忠臣也!”

  朱由崧屁颠屁颠的,大口夸赞着。

  武英殿外,朝臣们走下阶梯。

  辞职或被革职四人,以及外调的史可法,必须到吏部办理相关手续。

  郭文东跟着马士英、刘泽清等人,与东林党人来到吏部。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张慎言、高弘图、吕大器、姜曰广当场脱下官服、官帽。

  马士英等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说些奚落的话。

  郭文东冷笑道:“你们以后没人投献了,可要省点用钱!”

  性格耿直的史可法,又再恼怒起来,用力一佛衣袖,愤然道:“你们这帮奸臣,得意不了多久。”

  姜曰广道:“是忠是奸,天下士子自会有公论!”

  江南是东林党老巢,成员甚多。在朝堂上斗争失败的东林党,并不会真的甘心失败,还寄希望于通过广大的东林士子,掌控读书人群体的舆论,为己服务。

  郭文东冷冷道:“说得好,天下百姓自会有公论。我定会让全天下百姓自会看清你们的真面目。”

  办好手续后,这些人灰溜溜地离开皇城官署。

  这次打了大胜仗,大家心情都很好,马士英邀请大家到府邸,一起痛饮一番。

  军事武器的研究、兵马操练,始终是郭文东最关心的,有强大的军队才是硬道理。

  翌日上午,郭文东再次来到兵工厂。

  宋应升、宋应星带着郭文东,来到正在建造中的车间,工人们正在建造熔炉。

  宋应星道:“大人,熔模法和失蜡法是常用的铸炮方法。我的计划,是用失蜡法铸造出更好的钢炮。要造出比原本红衣大炮打得更好的大炮,确保不炸膛,这还需多次试验,不断改善铸造方法。只要不出意外,在今年内可以铸造出来。熔炉建好后,虎蹲炮可先行制造。”

  在这个月底,可建好生产设施,一部分用于铸造虎蹲炮,另外部分用于试验铸造新式大炮。

  再来到燧发枪生产区,这里的工匠们,比初来的时候熟练很多,制作出来的零部件,合格率比初时提升了很多。

  在兵工厂,隔三差五就有运载着原材料的马车进入,其中以生铁占比最多。

  制造燧发枪所用的燧石,俗称为火石,是比较常见的硅质岩石,用于打火的火刀、火镰,都是用燧石作为原料。

  燧石在江南许多地方都有分布,有专门的人开采。

  来到仓库,大批燧发枪整齐地堆放着。

  根据宋应升讲述,这里有六百支自生火铳,明天便可凑齐两个排所需数量,后日送到军中。

  按照日产七十支的产量,五天产量可装备一个排。

  下午,郭文东再来到军营视察。

  “趴…趴…趴…”

  在火枪训练场地,不时有枪声发出,士兵们在训练着射击,张煌言在督促着训练。

  “你这握枪的姿势不对!”

  “你看你,只射中七环,瞄得不够准!”

  “你装弹的速度太慢了!”

  ……………

  张煌言在指出士兵的问题。

  见郭文东到来,忙跑到跟前以军礼参见。

  郭文东道:“装备自生火铳已有八日,练得如何。”

  张煌言道:“士卒初练不久,大部分都还存在问题,不过这已经不错了,只要射得准,装弹速度快,严守军纪,便可上战场杀鞑子了。就连我,射得也不够准,还需多多练习。就连卑职也打得还不够准。”

  张煌言的部队,装备燧发枪后,是军官们先集中起来,先学习燧发枪使用方法,再由军官指导普通士兵。

  郭文东道:“训练火枪兵,所耗费的时日,总比训练骑兵快得多,这是我们跟八旗兵抗衡的资本。”

  张煌言点头道:“是啊!江南没有良马,这是对付清兵最便捷有效办法。”这时,他露出欣慰笑容,说道:“大人,有个什长对射击很有天赋,短短几日,就射得神准。他是第一排第二队下面的第三什的什长,名叫李智雀。”

  随后,这个什长李智雀被张煌言叫了过来。

  “卑职参见郭大人、张大人!”

  李智雀过来,向两人恭敬行礼。

  郭文东道:“李智雀,你打几枪给本官看看!”

  “是!”

  李智雀拿起燧发枪,在离靶子五十米距离射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