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蛊道求真 > 第六十一章 师法自然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一章 师法自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地中心,三气融汇。

  得到巨阳意志的帮助,浓厚气流几乎将太白云生包裹成一个气茧!

  他身处其中,浑身伤势已然全无,整个肉体、魂魄、精神都在不断地升华着。

  他回顾过往一生,一幕幕在他脑海中快速闪现。

  大道的奥妙,在他心中流淌,灵光不断爆闪,以往桎梏他的修行难题,一个接着一个得到了完美的解答。

  这一刻,天地仿佛是一位无私的教师,对太白云生倾囊而授。

  师法自然!

  人乃万物之灵,蛊乃天地真精。蛊师用蛊、炼蛊、养蛊,其实是在不断交流,不断探索,不断向天地学习的过程。

  升仙之际,蛊师再不用通过蛊虫,间接地了解天地,而是和天地形成直接的交流。

  这种交流的宝贵机会,一般情况下,蛊仙一生,只有这一次机会。

  如果通过第二空窍蛊,或者夺舍、分魂之法能体验第二次。

  五转巅峰,是凡人蛊师的终点。而六转蛊仙,则是超凡脱俗,成就蛊仙的新起点。

  在这个关键的起点,各个蛊仙们达到的成就,为将来积蓄的潜力也各有差别。

  气茧消散,半空中重新显露出太白云生的身影。

  三气融合压缩成混元三色气团,凝聚在太白云生原先空窍之处。

  到此程度,升仙第二步纳气,已然完成。

  接下来,便是升仙的最后一步——放蛊!

  三色气团,原本相互交融,不断流转。人如故闯入之后,像是点燃了炸药一般,令混元气团瞬间发生剧烈爆炸。

  以凡登仙,就在此刻!

  这一声炸响,真正妙不可言,炸出一场生命的奇迹,炸出一片全新的天地!

  凡窍已碎,仙窍生成。

  仙窍宛若刚刚出生的婴孩,急剧需求营养,对外爆发出一股绝强的吸摄之力。

  呼呼呼……

  天气、地气对准太白云生疯狂灌输,直达仙窍。

  真阳楼中,霜玉孔雀尖啸连连,周身青泥碎片乱蹦,锁链不断晃荡,相互之间碰撞出铛铛声响。

  封印它的力量,在和稀泥的侵蚀下,不断消融。

  但霜玉孔雀却没有一丝高兴的心情,而是充满了惶急。

  通过太白云生之手,巨阳意志利用仅有的手段,巧妙地打击到王庭地灵,从根本上削弱了它的力量。

  尽管束缚霜玉孔雀的力量,不断减弱,但巨阳意志已经赢得了时间。

  “嗯?”青书忽然仰头,看向天空。

  王庭福地的天空,白天金光灿烂,夜晚银辉温柔。

  但此刻,金色的苍穹中却显出一道道的漆黑的痕迹,从中痕迹中,绽射出点点星芒。

  这是外界北原的夜空。

  随后,整个王庭福地开始颤抖起来。

  “王庭福地过度汲取天地二气,伤及根本,因此显露外界,要贯通北原了!”青书心头震动,目光从太白云生的身上,转移到八十八角真阳楼。

  青书的目光,却仍旧一片沉静,“王庭福地,是不可能这样轻易自毁的。”

  九转尊者的布置,岂是那样容易推翻的?

  只要有八十八角真阳楼在,王庭福地不可能自毁,霜玉孔雀也不可能恢复自由!

  刚才霜玉孔雀的反抗只不是巨阳意志刚刚从沉睡中醒来,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而巨阳意志借助了太白云生这个棋子,用仅能动用的手段,争取到了最宝贵的时间,从而让胜利的天平大大地倾斜过去。

  太白云生的升仙,就成了地灵和巨阳意志相互较量的关键棋子。

  这一场升仙,早已经脱离了当事人的掌控。

  在太白云生的头顶上空,原本已然消散的劫云,又重新汇聚起来。地面上的灾尘,同样再度弥漫。

  大量的天气、地气,喷涌而出,眼看就要形成全新的天劫、地灾!

  看到气势浩荡的天劫、地灾又再度形成,许多人失声惊呼,对太白云生的状况表示极度的担忧。

  太白云生的面色,一片铁青。

  “怎么还有天劫形成?!我的传承中,可不是这样讲的!”他心中惊怒交加。

  因为不仅是外界,与此同时,在他的体内仙窍中,也正酝酿着另一场天劫地灾!

  凡蛊升仙,如同蛊师成仙,都是逆天质变的危险过程。蛊虫炼成仙蛊,自然也要勾动天地二气,如此一来,也便形成相应的天劫、地灾。

  内忧外患一齐夹攻,太白云生进退失据,唯恐顾此失彼,极是为难,情况十分堪忧!

  地灵争时间,争不过巨阳意志,也把主意打到太白云生的身上。

  天气、地气,都是地灵主动牺牲自己的根本,提取出来的。目的就是要形成天劫、地灾,摧毁太白云生。

  消灭他对地灵有什么好处呢?

  这就涉及到仙窍的吞并了。

  凡窍不好相互吞并,但升仙之后,仙窍就是一个个的小天地。天地之间,则可以相互吞并,对蛊仙更大有好处。

  地灵若消灭了太白云生,后者一死,仙窍却会留下。仙窍留下来后,自然就要被王庭福地吞并。

  这吞并下去之后,福地底蕴大涨,地灵实力也随之暴涨。这就对它突破巨阳封锁,有着巨大的帮助。

  天空中,黑云滚滚,电闪雷鸣。

  无数紫色闪电,丝丝缕缕,汇成雷电之球。

  地面上,漫天的灾尘则沉淀下去,露出裸露的土地。

  土地上渐渐撕开一道裂口,长达数百丈,露出里面的鲜红的火焰,宛若洪荒巨兽张开血盆大口一般。

  火焰升腾而出,凝成道道狼烟,喷涌而上。

  颠乱雷球,羁绊狼烟!

  “一旦撞进狼烟当中,必定凶多吉少!糟糕,仙窍中的天劫地灾,也在酝酿而出,而我的防御蛊已经损失殆尽!”太白云生咬牙,目光中绽放出一股狠意。

  拼了!

  他浑身猛地绽放出璀璨华光,数只移动蛊虫一齐催起,带动他的身躯飞射而上。

  狼烟看似无害,没有任何攻击能力,只有困敌之效,但威胁反而比颠乱雷球更大。

  太白云生认清形势,做出了最佳的决断。

  只见他冲入雷云,在无数雷球的互相激射下,宛若游鱼一般穿梭自如。

  太白云生是治疗蛊师,这些年行走北原,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危险。能存活到今天,必然有一把刷子。

  事实上,大多数的治疗蛊师,不是擅长防御,就是擅长移动。

  蛊师在被培养的时候,就特意这样训练。

  皆因战场上,治疗蛊师往往是第一打击对象,很多时候得不到队友的照顾。这就要求治疗蛊师本身,必须有一定的保护自己的能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