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蛊道求真 > 第五十五章 虚情假意蛊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五章 虚情假意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来师父你收我为徒,就是为了夺取我的身体和灵魂。”赵怜云一脸悲切之色,垂怜欲滴,我见犹怜。

  “哭什么,你什么都没做,就能体会到九转尊者的杀招,要知道这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属于盗天魔尊的传承啊!”

  青书收束了一下自己的发散的念头,刚才自己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所惊,念头四散,不小心被赵怜云获知了自己当时的想法。

  谁能没有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苦痛?谁能没有一些难以启齿的羞耻之事?谁能没做过违背本性的抉择呢?成长中,谁又能没犯过错?

  当一个人的想法完全被另一个人完全窥探时,就算是再豁达、无私的人也是不愿意的。

  “……”

  赵怜云被自己师父的发言整无语了,没想到平日里那么端庄、高冷的师父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冷静下了的赵怜云,忽然发现自己其实还是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的,只是刚才外面的空间一直是黑色的,被自己忽略掉了。

  刚才外面忽然有一道红色的流星划过,才让自己意识到,其实自己对这个身体也有着一定的控制权。

  “嗯?”

  青书看着自己正在胡乱摇摆的左手,心中一惊,没想到被自己融合的赵怜云的意志对自己的身体还有这么大的控制力。

  “赵怜云,你在干什么?快点住手!”

  “嘿嘿,我忽然发现这样还挺有意思的,反正你打我就是打你自己,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况且,在这个时间上我也没有亲人了,就这样和师父你永远的在一起也是一个很好的结果。而且,以前我怎么还没有发现,师父你还蛮有料的。”

  赵怜云用自己仅能控制的一只手,疯狂的感知着自己能触碰到的一切事物。

  “乖徒儿,别这样好吗?我还有重要事要做呢?”青书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对手,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好言相商。

  “哼!现在又说乖徒儿了,当初算计我的时候干什么去了。”赵怜云现在一听到这个称呼就感到一肚子气,当初自己竟然如此天真,竟然相信了这个家伙的鬼话。

  越想越气,赵怜云又用力揪了一下手指间的小肉球。

  “嗯~”

  “别这样,过了这段时间,我就解开这个杀招还你自由怎么样?”青书面色通红,对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的赵怜云,完全无能为力。

  “哼,你别再骗我了,九转尊者的杀招你一个连仙人都不是的五转蛊师怎么解?而且,现在这样挺好的,我也想体会一把随身老爷爷的感觉。”

  经过从深度沉睡中醒来,赵怜云慢慢的已经完全摸清了目前的状况。

  自己的身体和这个原名叫古月青书的身体已经完全融为一体了,灵魂也是一样,完全不分彼此。

  只有各自的情感、意志、念头是相对独立存在的,双方之间的关系有点像同一个人的不同人格。

  “那你想要怎么办,条件随你开。而且,我即将要做的事情对我们两人是都有好处的。”青书直接摊牌,倒是要看看这赵怜云想要干什么。

  “好了,我们既然已经是一体了,我怎么会不知轻重的祸害自己呢?但是你毕竟是相当于杀了我一次,我也要惩罚一下。

  记好了,从今天开始我是姐姐,你是妹妹,你要做什么事姐姐我是不会阻拦的,但是你千万不要不理我,也不要把我一个人关在小黑屋里好吗?”赵怜云说着说着竟然直接抽泣了起来。

  面对这种情况青书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好在脑海中显化自己的意念化身,把她抱在怀中,慢慢的拍打着她的背。

  “爱哭鬼可是做不了姐姐的,你这么娇气,不如做我的妹妹吧!”

  “不,我就要做姐姐,不然我就哭给你看。”

  “好~,都依你。”

  青书也是无奈了,不过这种感觉还不错。

  以前的自己面对这蛊世界的一切,就好像在玩一款虚拟游戏一样,毫无感情可言。对于自己来说,这个世界上的人,只分为对自己有用的,和无用的。

  现在,青书终于在这个好像虚拟的游戏世界中找到了一丝的真实。

  王庭福地地灵霜玉孔雀所在的白玉大殿之中。

  方源看着对面的古月青书,满脸疑惑,不明白自己只是和这个家伙分开找东西的一会功夫,整个人的气质和状态都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是一个普通真传而已,要不要这么夸张。

  “方源,我的计划可能有所出入,虚情假意蛊虽然可以蒙骗过霜玉孔雀,成为王庭福地之主。

  但是使用过度却会扭曲蛊师自己本身的意志,而且蛊师自己对这种反抗越激烈,越需要频繁的催动虚情假意蛊。一旦被霜玉孔雀发现双方不再真心相爱,立马就会失去福地之主的身份。”

  青书看着霜玉孔雀的头部,发现上面的青铜之色已经越来越淡了,看来霜玉孔雀脱困要不了多长时间了。

  “扭曲蛊师自己本身的意志吗?”

  方源沉吟片刻,说道:“使用一次大概能持续多长时间?”

  青书说道:“以我的推算,如果是普通的三转蛊师,使用一次,能持续半年的时间。半年之后这个三转蛊师的意志就会被虚情假意蛊的力量完全扭曲掉。

  如果是如黑楼兰这般意志坚定,有成仙资质的蛊师,使用一次的话,只需要半天就会被她自己修复过来。”

  “这样吗?”方源目光投向霜玉孔雀慢悠悠的说道:“完全够用了!”

  在青书的脑海中,赵怜云的意志正在通过青书的眼睛好奇的观察着白玉大殿中的一切,前世生活她在一个现代化社会,今生出生在一个北原普通部族家族之中,那里见过这种仙家气象。

  “这个人就是那个拥有四只巨大手臂的凶人吗?面貌竟然如此普通,完全想象不出他能做出一人屠杀一军的壮举。”

  在青书的脑海中,也不怕外人听到,赵怜云肆无忌惮的对着方源品头论足。

  “人不可貌相,不要用外表去衡量一个人所作所为。而且以后说不定还得依靠他去做一件大事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