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蛊道求真 > 第四十八章 飞熊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飞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层的最后一关,是一片荒山野岭。

  褐色的山土,硬如铁石,草木不生。

  众人刚一降临,飞熊虚像便有所警觉,仰头一声咆哮,炸裂空气,响彻耳畔雷霆般轰鸣。

  刷!

  但见昏黄色的天空中,划过一道白色旋风,碾压而下。

  众强者四散而退。

  飞熊虚像重重地砸在地上,轰的一声巨响,地动山摇。狂风骤起,吹得不少人身形不定。

  “果然狂猛!”裴燕飞脸色凝重,若是自己硬抗,不死也要脱层皮。

  “还得多亏了黑楼兰族长的提醒,否则刚进来时,一不注意,就要遭到这熊罴的突袭了。”古国龙看着巨坑中,飞熊恣意狂吼的样子,心有余悸地道。

  “这叫吃一堑长一智,上一次我们进来,就是遭到飞熊突袭,当场死了五位好手!”黑绣衣咬牙切齿,在一旁含恨回应。

  “山阴老弟,就先看你们的了。”黑楼兰催促道。

  按照之前布置的战斗计划,第一波攻势,由奴道蛊师发起,用来消耗飞熊虚像的战力。

  奴道的精髓,本来就是以大量的炮灰,最大限度地消耗对方便是重点。

  方源指挥狼群,忽而如风飘扬,忽而如雪堆压,飞熊虚像宛若陷入泥沼当中,狂杀烂轰,却是突破不了包围圈子。

  众人看得目眩神迷,奴道蛊师唐妙鸣、黑旗胜,更能看出此中门道,心中不由地生出一股敬佩欣慕之情。

  但好景不长,飞熊虚像忽然收了动作,嘴巴鼓起,随后猛地一吐。

  这一吐,天地变色,星光灿烂,便是一挂星河。

  五转——星河蛊!

  星河呼啸而下,如龙如蟒,所到之处,卷席狼群。不管是狂狼、血森狼等等,被星河席卷,不断消磨冲刷,有的撑起防御蛊艰难支撑,有的没有防御蛊,很快就化为点点星屑。

  一时间,狼群死伤惨重。

  方源目光沉凝,视若无睹,又坚持了片刻。

  直至场中的野狼不足半数,他这才依次撤下狼群。

  唐妙鸣、黑旗胜顿时调动各自兽群,接替上去。

  这两人,前者号称小狐帅,乃是准大师级,论奴道造诣,圣宫当中仅居方源一人之下。

  后者则是超级势力黑家着力培养的奴道蛊师,虽然没有成为大师的才情,但却功底扎实,实力雄厚。

  唐妙鸣控狐群,黑旗胜控雕群,一地一天,双管齐下。

  但飞熊虚像却是越加威猛,星河围住一圈,拱手兼并。再一声巨吼,场中狂风大作,凭空白色云气横生。

  转瞬之间,狂风凝聚成虎形,化为风虎。白云凝缩成龙形,成为云龙。

  五转——风虎云龙蛊!

  数千头风虎、云龙展开冲锋,和狐群、雕群绞杀在一起。

  对付猛兽和对付蛊师不同。

  猛兽身上的蛊虫,都是野蛊,可以捕捉。而蛊师身上的蛊虫,基本上都被炼化。

  只要将飞熊身上的野蛊捕捉到手,那么再来消灭飞熊虚像,就事半功倍了。

  就算不能捕捉,只要消灭掉,也可以。

  一时间,战场嘈杂,一片腥风血雨。

  雕群、狐群不敌飞熊,溃散大败。

  “诸位大人,属下有负所托。”黑旗胜口鼻溢血,满脸惭愧之色。

  唐妙鸣亦是脸色苍白,娇躯晃晃欲倒。

  “两位大人劳苦功高,有至诚之心。此战之后,当有重赏。”黑楼兰和颜悦色,主动上前宽慰道。

  飞熊没了阻碍,正向众人杀来。

  按道理来讲,应是狼群围杀上去,继续消耗。

  但黑楼兰一瞥身后方源,只见方源抱臂傲立,一言不发,战场上的狼群却是退得比谁都快。

  “我忍!早晚有一天,要狠狠地收拾你!”黑楼兰咬牙切齿,顿知调动不了方源。若是强硬要求,方源当场拒绝,反而让他下不来台面,损了威望。

  于是黑楼兰大吼一声:“动手,施行第二步计划!”

  立即,就有两道身影,电射而出。

  前一道身影,身姿曼妙,一身蓝裙飘飘,乃是白仙子奚雪。

  后一道身影,敦实厚重,穿着一身黄袍,却是古家族长古国龙。

  白仙子奚雪飞在半空,双袖飘飞,娇叱一声,顿时天降大雪,飘飘扬扬。

  正是其招牌五转蛊虫——漫天飞雪蛊。

  古国龙则奔行在地,双腿风轮般迅速迈动,所到之处烟尘滚滚,沙石飞溅。

  同样是五转蛊,名为飞沙走石。

  一时间,天空飘扬鹅毛白雪,地上则涌动黄尘褐土。

  大如山峦的飞熊虚像,处在雪尘之间,速度骤降数倍,视野也受到极大的干扰。

  它连声咆哮,在雪尘中挥舞熊掌,击打出猛烈的气流,反而更使得雪尘飘扬,视野迷蒙。

  见此情景,黑楼兰狞笑一声,命令道:“第三步!”

  这一次是以青书和耶律桑为主攻,其它的五转四转巅峰的强者作为辅助掩护二人发起进攻。

  青书的电磁炮杀招有目共睹,是在场众人之中单体攻击力最强的。而耶律桑身怀仙蛊,攻击力也远超一般的五转强者。

  再加上之前的古国龙、奚雪二人,阵容可谓极端强盛。

  他们钻入雪尘当中,对飞熊虚像展开猛烈的围攻。

  飞熊嗷嗷怒吼,显露狂暴,胡乱反击,当然效果不佳。

  反观一众蛊师,动用早就准备好的侦察蛊虫,视野清晰,不断躲闪间,对飞熊虚像展开狂轰滥炸。

  “保护我。”耶律桑大吼一声,双掌举得高高,一道火球凭空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方,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

  火球越来越大,映得战场一片赤红,炙热的光芒连漫天的雪尘都遮掩不住。

  飞熊也感受到了危机,奋力挣扎,向半空中的耶律桑冲去。

  但下一刻,它便受到了窦鳄、古国龙、陶幽等人的凶猛狙击。

  终于,耶律桑凝聚完毕,双掌猛地下压,巨大的火球宛若山峰盖压下来,毫无悬念地打在体型庞大的飞熊虚像的身上。

  轰——!

  猛烈的爆炸声,震耳欲聋。

  狂热的风,掀动起来,迅速向四周蔓延,将漫天的雪尘瞬间向外围吹散。

  场边的蛊师们,微微变色,狂风喷涌而来,吹得他们衣摆、发梢剧烈甩动。

  烟尘散去之后,战场中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深坑周围的地面,都被炙热的火焰,烤成琉璃一般。

  飞熊虚像缩头抱臂,团成一团,悄无声息,身上的熊皮则交替闪烁着黑白赤青黄五种光辉。

  五转——五行熊皮蛊。

  但此蛊虽能大大减免金木水火土五道蛊虫的攻效,但在一干强者如此猛攻之下,飞熊遍体鳞伤,鲜血外流,一些伤口深可见骨。

  “接下来该我了。”

  青书以前都是自己一人独自作战,从来没有人来为自己争取时间,这一次终于是有了充足的时间来蓄满电磁炮的杀招。

  青书提醒了众人一声,右手两指之间夹着的雷刃如同一道激光般,瞬间就射在飞熊虚像厚实的脊背之上。

  “吼”

  飞熊痛呼一声,双眼血红。它张口发出咆哮,吐出一个透明的气泡。

  气泡闪电般膨胀,将离飞熊最近的浩激流和飞熊统统包裹进去,随后猛地收缩,彻底消失。

  在场的众人万万没想到,这飞熊虚像竟然还有一只五转斗空蛊。

  最后还是在方源的提意之下,黑楼兰派遣死士主动进入斗空自杀,不给飞熊喘息之息,不断消耗飞熊。

  黑楼兰听到方源的这个法子后,瞬间便决定采纳。

  但他仍旧皱眉思考了半天,犹豫不决,悲天悯人地连连叹息,将自己“宅心仁厚”的一面演绎得入木三分。最终他才长叹一声,滔滔不绝说出一大堆文绉绉的话来。

  大意便是:采用此法,是迫不得已。死去的族人,他都会以兄弟的身份厚葬他们。他们的亲人,他都会亲自抚养等等。

  众人心知肚明,也不点破。这就是正道的游戏规则了。

  走了这个流程,黑楼兰当即下令,号召黑家死士进来。

  接下来的战斗,再无意外。

  连续死了十多个死士之后,飞熊虚像一头栽倒下去,奄奄一息。

  正当众人想要施展致命一击之时,他们忽然发现自己动弹不了了。

  黑楼兰有所感应,他连忙取出楼主令,双眼死死地盯着,只见原本浑圆边缘的楼主令上,缓慢生出一角来。

  此次围攻飞熊虚像青书并不是主力,全程没有出多少力气,也收获了不少报酬也算是物超所值了。

  但是和获得飞熊虚像仙蛊的方源来比,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了。

  “方源的进度很快啊,看来最近得去一趟中枢室了。”青书看着方源离去的背影心中估计着剧情的发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