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蛊道求真 > 第三十六章 赵怜云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赵怜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天之后,黑家、马家两军再次开战,大阵横对,漫漫无边,排开浩大军势。

  两军阵前,三十多个战圈,也就是说有近七十位四转蛊师现身对战。

  挑将,又是挑将!

  青书已经无力吐槽这种行为了。

  北原的这些人一方面是想要表现一下己方蛊师的强大,想要提高己方的士气,另一方面又输不起,一旦战事失利就要全军出击,结果就被挑将胜利的一方一波带走。

  虽然挑将能最大程度的发挥出那些四转、五转蛊师这样的高端战力的优势,但是这样一来那些二转三转的蛊师就完全发挥不出任何的作用,只能像羊群一样被赶来赶去,像炮灰一样,毫无作用。

  黑家是实力本来就要比马家要强,而且背后蛊仙的支持力度也比对方要大。选择挑将无可后非,而马家明知道自己在高端战力上不如黑家还选择挑将,操作就真的是非常迷了。

  如果要让青书指挥这场大战,就一定会充分利用自身有三位奴道大师,而且鹰群、马群机动性高的优势,大军主力和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同时不断用小股兽群骚扰对面,诱敌深入,不断拉扯,慢慢消耗对方,有把握之后再一拥而上。

  虽然这样也不能保证一定就能胜利,但是也比现在这样单纯的硬碰硬要好很多。

  青书看着大发神威变身四臂地王的方源,在万军丛中亲手干掉了鹰王杨破缨,摇了摇头,结束发散的思维。

  “王庭之争,胜负已定了呀!”

  “是吗?”就在青书身边的耶律桑狞笑一声,手中火焰的温度好像又高了不少,“可是我心中的怒气还没有发泄完呢?”

  耶律桑的盟军就是被马家打败,此次和马家大战他心存报复,杀了不少马家的蛊师。

  方源的恐怖表现吓得鼠王江暴牙掉头就跑,闷头狂奔,毫不理会马家族长马尚峰的呼唤。

  他的逃跑,带动了身边的人。很快,大批的马家蛊师开始撤退,大量的部族收编力量,退出战场。

  马家溃败,大局已定!

  尽管有蛊仙支援的雪人精兵,但也无法力挽狂澜。

  蛊师强者们,也陆续撤退。

  “差点就要破开封印,用真身作战了。侥幸!侥幸!”在战圈中,一直被人围攻的黑楼兰,气喘吁吁,他伤痕累累,真元消耗剧烈,眼中的凶芒却是越发凌厉。

  在他的命令下,黑家大军展开无情的追杀。

  杀越多的人,获得的战功就越多。这是傻子都明白的道理。

  功名利禄,把黑家上下刺激得宛如残暴的饿狼。

  起先,还有各路精兵压阵,但很快,黑家的精兵追击归来,牵制住对方精兵。马家大军终于彻底溃败,无数人四散逃跑。

  “找到你了。”青书心中一动,飞上半空,朝着马家本部逃亡的方向飞去。

  马家一路败逃,逃亡过程中,马家族长马尚峰苏醒过来。

  他还不死心,在逃进防线之后,企图依凭防线固守。

  但太白云生的山如故蛊,让他的这个计划破产。黑家大军冲破防线,潘平动用单刀蛊,在混战中幸运地取得了马尚峰的人头。

  马家族长一死,马家上下再无斗志。

  陶家、杨家、祁连家陆续投降。纳降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牵扯了黑家大部分的注意力。

  “快跑啊,再快一点,再快一点!”赵怜云在车厢内,催促道。

  费才担当马车车夫,拼尽全力抽打马匹,马车的两个车轮在后面飞速转动。

  费才作为马英杰的贴身奴仆长,负责马家少族长的起居生活,自然要随军出征。赵怜云无家可归,只能跟在他的身边。

  马家溃败,他们两人还有其他的凡人,也只能随之逃亡。

  然而单凭如此马力,马车的速度根本比不过蛊师。逃亡之初,就被蛊师们远远抛下。

  但正因为费才、赵怜云是凡人,反而让马家追杀的大军,放过了他们两个。

  杀死凡人的战功,可是微乎其微的。

  当然,如果遇到心情糟糕,或者生性厮杀的蛊师,或者不分凡人的野狼,兴许路过的时候,随手赏赐给他们一两招,就能将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但费才和赵怜云的运道不错,不仅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而且一路逃亡,竟然在无数蛊师的眼皮子底下,顺利地逃出了这片战场。

  两人一路,拼命逃亡。

  拉车的老马,累到口吐白沫,最终跌倒在草地中。

  马车也随之倾覆,摔成破烂。

  费才、赵怜云狼狈不堪地从车厢碎片中钻出来。他们虽然身上带伤,但柔软的草地让他们伤势不大。

  “接下来,我们该往哪里走呢?”没有了追兵,没有了蛊师,面对茫茫的天地,费才陷入彷徨。

  赵怜云只顾着喘粗气,没有开口说话。她也感到慌张和无助。

  “狼王常山阴……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强猛的变态!可恶,早知道你这么猛,老娘我何必劝说老爹,远远投靠马家呢。”

  一想到方源在万军丛中,纵横无敌的恐怖身影,赵怜云的身心都为之一颤。

  念及战死沙场的父亲,以及颠破飘零的处境,无情残酷的命运,不禁让赵怜云悲从中来,发出嘤嘤的哭泣声。

  “哭,并不能改变现状。这个世界从来不会给弱者留有半分怜悯。”

  赵怜云突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连忙抬头观望,在自己身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着一个人,冬日温暖的阳光照着这个人的身上好像在周围显露出一圈光芒。

  只是看着她赵怜云就有着一种熟悉、亲切之感,这是在面对自己父亲时都没有的感觉。

  “呀,你是谁?你要干什么?”费才也是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嘘,不要说话。”青书把食指抵在自己的嘴唇前,示意让他闭嘴。然后又对着赵怜云说道:“你要做我的徒弟吗?”

  赵怜云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有着一双白色眼睛的美貌道姑,又看了一眼身旁的费才:“我当你的徒弟就要和你走吗?”

  “你是在担心他吗?”青书指了指现在还叫做费才,日后改名马鸿运的小子:“你无需担心,这个家伙可是真正的鸿运齐天,你跟着他反而会限制了他的际遇。”

  费才常年不开窍的脑袋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小云姑娘,你跟她走吧!现在战场上到处都是危险,等我成为强大的蛊师之后,一定会去找你。”

  “只是蛊师可还不够哦!如果你今后还想在和你的小云姑娘相见,起码要成为蛊仙才行!”青书牵过赵怜云的手,又回头对着费才说道:“你继续往前走,自有你的际遇。”

  赵怜云抬头看着牵着自己手的大姐姐,好奇的问道:“师父,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还有我们现在要去干什么呀?”

  “为师余玄机!记好了。我们要准备蛊师修行的第一步‘开窍’。”

  “可是我还不到十三岁啊!”

  “你知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意思吗?”

  进入王庭福地之前的所有准备,青书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能收获多少就看各自的手段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