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蛊道求真 > 第二十八章 炼精化神蛊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章 炼精化神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东方大军,原本就在阵容上有着差距,在加上青书这个全场唯一的五转蛊师能毫无顾忌的出手,更加剧了东方家的劣势。

  而东方余亮本人也一直在与黑楼兰纠缠,他本想靠自己一人之力拖住两个五转蛊师,但他终究只是五转的智道蛊师,虽然占据世俗的巅峰,但是距离无敌还差得太远太远,只是黑楼兰一个人他就应付不来。

  最终,他和黑楼兰不分胜负,打了个平手。

  如果他是五转奴道蛊师,再能奴役两只以上的兽皇的话说不定还有力挽狂澜的机会。

  当夜幕降临时,黑楼兰一声令下,发动了总攻。

  夜晚来临,夜狼的战力随之暴涨。狼潮一波又一波,在方源的指挥下,对东方大军最后的防线展开冲击。

  东方大军士气低落,人心散乱,即便东方余亮做了许多布置,防线支撑了半盏茶的功夫,就被攻破。

  东方余亮无奈之下,只好选择认输。

  至此,黑家和东方家的大战落下帷幕,黑楼兰和东方余亮的私人恩怨,也以黑楼兰的取胜而暂告一个段落。

  在双方的幕后的蛊仙商量妥当,支付战争赔款之后,这场名为“王庭之争”的游戏第一场算是结束了。

  黑家大军稳定了战局之后,辎重营徐徐开进残破的防线,开始着手接收俘虏,打扫战场。

  黑家击败东方之后,将会获得大量的赔偿。这些战争赔款,有着不少东方部族的最新蛊方,还有海量的战争物资。只要消化了这些资源,吸收了俘虏,黑家大军的战力将上涨五成左右!

  黑家如此迅速的获得了首胜,对而那些尚没有完成积累的部族而言是一个极大的危险,这个消息让北原的其他地方的战场也加快了战争的步伐,战争又残酷了不少。

  草府的一处小山坡上,唐方跪倒在一个小小的土包前面,这个小土包就是唐幽的坟墓。这是北原的习俗,北原人没有固定的居所,死在那里就葬在那里。

  “阿爸,您好生安息,仇人实力高强,以我现在的修为,为您报仇是没什么希望了,可如果不能为您报仇,我还有什么脸当您的儿子!”

  说道这里,他突然顿住了,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来,割下自己的一缕头发。

  “今日,我便与您断绝父子关系,这杀父之仇,您另请高明吧,告辞!”

  草府,黑家大营。

  各色的营帐、蛊屋,覆盖在草原大地之上,旌旗在风中飘扬,密密麻麻的蛊师进进出出,若从高空鸟瞰,仿佛是一支庞大的蚁群。

  辎重营中,青书手中捏着东窗蛊,静静地查看着物资。

  负责接待的女蛊师,屏气凝神,站立一旁,时刻等候着决定。

  自从接收了东方部族的战争赔款,辎重营中能够用战功换取的物资,暴涨了十倍不止。

  当然这其中,也并非完全都是战争赔款,除了黑家之前的积累之外,还有招降纳俘后,并入黑家盟军的大小部族,贡献上来的大批物资。

  就在前几日,黑楼兰重新举办了一场建盟大会,令新加入的部族首脑们,统统发了毒誓。

  为了防止好东西被其他人换取,在物资刚刚统计出来,青书就在第一时间,进入了辎重营。

  青书身为除了黑楼兰之外的唯一一个五转蛊师当然拥有这样的特权,毕竟这世间个规矩都是给那些实力弱小者定的。

  “找到了,炼精化神蛊!”

  实战是最好的老师,青书之前并没有遇到过智道的蛊师,所以也没有准备多少用来应对智道蛊师的手段,魂魄方面也没有刻意的去加强过,所以青书的魂魄方面只是一个五转蛊师的正常水平,只是勉强百人魂左右。

  而这次大战东方余亮的星念攻击就是青书过去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手段。

  如今眼前正好有一个优秀的壮魂手段,青书当然不能错过,而且这个方法的开创者疑似魂道祖师爷幽魂魔尊。

  若按照功用划分,这应该属于治疗蛊虫。

  炼精化神蛊,能将蛊师的肉体精华,转化为一股神秘元能,滋养魂魄,治愈魂魄。

  能治疗魂魄的蛊虫并不在少数,但炼精化神蛊的效果却是远超同济。

  如果再有类似生命归还之类的蛊,炼精化神蛊的价值恐怕还会大大增加。

  物资中,不仅有炼精化神蛊,还有炼精化神蛊的蛊方,青书都一并拿下。

  这蛊方是东方家族的独门秘方,平时青书若是想要获得,难如登天。

  每十年的王庭之争,不仅是去芜存菁,而且还是各大势力之间的变向交流。

  蛊道从太古起源,人祖便是第一位使用蛊虫的蛊师。其后到远古,再到上古,上古时代之后便是中古,中古之后有近古。

  传承至今,蛊道蓬勃发展,可谓百花齐放万家争鸣,无数流派宛若长河的浪花,无数朵绽放的同时,又有无数朵黯灭。

  但因为,生存环境残酷,导致贸易概念无法深入人心,进而各大势力独自研究,敝帚自珍。

  当年,无敌的至尊之一巨阳,有感于此,便特意布局。正因为有了战争赔款这项,才导致黄金部族能不断地推陈出新,创造出新的蛊方,牢牢占据北原霸主地位,经久不衰。

  经过无数次王庭之争的洗礼,北原亦是五大域中,被公认的武力极其强盛的所在。

  青书换取了炼精化神蛊之后又仔细查看了一遍物资,挑选了一只五转功倍蛊之后,确认没有什么蛊虫能对自己有用之后,刚要离开,青书迎面就碰到方源。

  “常山阴大师,恭喜恭喜,此次大战你在北原算是彻底扬名了啊!”

  “同喜,余姑娘,听说你是西漠的蛊师,不知道西漠的万里丝廊到底是一个什么场景能给我说说吗?”方源假扮的常山阴一边查看东窗蛊,一边貌似无意的观察青书的神色。

  “万里丝廊?我在西漠时也听说过此事,这不过是萧家蛊师的异想天开之事罢了,不可当真!”青书随意的答道。

  单独和方源呆在一起风险太大。这个方源,真是谨慎,他在试探我!幸好我真的在西漠待过一段时间。

  方源看着远去的余玄机,摇摇头继续查看东窗蛊中记载的物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