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蛊道求真 > 第二十五章 大战序幕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大战序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到现在工作才算是基本完成了一半,不过只是这样可不能抵挡五转蛊师的攻击。

  所以青书又拿出自己的五转雷盾蛊放入蛇皮口袋之中,顿时整个蛇皮收缩变成了一个一米直径的圆球,就像雷盾撑开时的模样。

  “呼---完成了。”进行到这一步青书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青书加大电磁蛊的输出,在涡旋电流的加热下渐渐地的蛇皮在慢慢变小了,缩小到一定程度之后就放出明亮的光芒,青书见此就往里面依次投了三个蓄电蛊。

  以往青书炼蛊都会投入元石,但是这次青书准备按照盗天魔尊的炼蛊手法直接加入蓄电蛊,传承中说明了炼制雷道蛊虫时使用蓄电蛊代替元石的话会大大增加成功率。

  停顿了一下,青书又往里投入了一只七彩蝶衣蛊,此衣蛊就像变色龙一样,能变化衣服表面的眼色,以起到伪装效果。

  随着光芒的消散,一件只有青书巴掌大的衣蛊落入青书手中,这是一个连体样式的衣蛊随着光芒的消散,一件只有青书巴掌大的衣蛊落入青书的手中。

  青书当即褪去全身所有的衣物催动此蛊,顿时雷蟒衣蛊化作一道流光从青书的手掌开始,沿着皮肤慢慢的覆盖了脖子以下身体的每一寸部位。

  此蛊一经使用完全可以当作人体的第二层皮肤,不用脱下。而且此蛊的食料是含有雷道能量的液体,平时使用时,它只需要吸收人体排出的汗液,喂养的食料就够用了。

  青书闭上细心感受着雷蟒衣蛊的能力,随着真元的输入,雷蟒衣蛊上顿时浮现出上千个小小的六边形图案。

  嗡~

  随着输出的增加,每个六边形图案上都浮现出一个小巧的六边形雷电光甲,样式与雷盾蛊一模一样,只是小了很多。

  当所有的雷电光甲都浮现之后联成了一片,包裹住了青书的身体,形成了一道无形的电磁力场,这力场不用青书催动,自动就把青书的身体托离地面,浮空半尺高。

  “防御功能目前来看一切都很完美,不过就是胸前有些紧了,还需要再做一点改动。”青书看着自己手上完全包裹住每一根手指的雷蟒衣蛊,感受着胸前略微的气闷之感,微微皱眉。

  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阴雨,终于停了。

  天穹的阴云,正在消散。一道道的恢弘光柱,透过云翳的间隙,照射在湿润的草地上。

  天高地阔,逸兴遄飞。

  黑盟大军,形成一股洪流,向着草府方向行进着。

  前望,人流汇入天际。后眺,乌压压的队伍像是尾巴,拖到了视野之外。但就这还只是中军,除此之外,还有前锋军、后勤军、左卫军、右卫军。黑盟军势之庞大,可见一斑。

  一只巨大的双头犀牛,浑身铁甲铮铮,宛如一座移动的小型堡垒。十六对巨柱般的粗腿,轮番迈动,踩在草地上,一个脚步就是一个深坑。

  这是四转巨兽双头铁犀,被奴道蛊师操纵驱赶着,彰显出一股威武霸气。在它宽阔的背上,就坐落着黑盟的王帐。黑楼兰端坐在王帐中央,四周的帐幔被高高挽起,视野开阔至极。

  他又黑又胖,满脸髭须,躺坐在虎皮大椅上,一仰头,便将酒杯中的美酒囫囵吞下。

  “哈哈哈,看我军容如此,东方小儿何足为惧?”他扫视四周一圈,胸中熊熊燃烧着野心的火焰,大笑声中弥漫出一丝凶蛮暴虐的气息。

  “盟主大人所言极是!”

  “现在恐怕那东方小儿,已经吓尿裤子了吧?”

  “哈哈,有在场的诸位英豪,此战我军必定能以雷霆之势,横扫敌方。”

  王帐中,坐着若干的高层,大多都是四转强者,三转巅峰的蛊师都很少。他们轰然大笑,情绪乐观,纷纷附和黑楼兰的话。

  就连青书也是满脸微笑,唯有青书对面一人,高居左手第一位,面无表情,闭目养神,好像是个局外人,对耳边的议论声无动于衷。

  黑楼兰将手中的酒杯斟满,主动向此人敬酒:“山阴老弟,来,咱们喝一杯!”

  方源缓缓睁开双眼,举起案几上的杯盏,遥对黑楼兰示意了一下,喝下美酒。

  “山阴老弟,还在想前几日的刺杀吗?哈哈哈,那个影剑客的确是个美人。我已经专门遣人去对付她了。东方小儿卑鄙无耻,居然敢来刺杀,咱们也不能示弱!等咱们此战胜了,活捉了那个小妞,就交给老弟你来炮制!”黑楼兰粗声劝慰道。

  众人哈哈大笑。

  “哼!满脑子龌蹉思想,如果盟主大人只有这种想法的话,我会重新考虑自己支持的势力的。”眼看众人话题越聊越偏,青书为了本书能过审连忙出来终结这个话题。

  “哈哈,忘了还有佳人在此,你们都收敛一点。”黑楼兰出来打了个圆场,顺势问道:“玄机姑娘不知有什么高见?”

  青书站了起来,面对着众人说道:“我只有一个计策,闪电战!东方余亮此人我也有所耳闻,是北原有名的智道蛊师,而我方却无能与之相比者。但是我方却有我与盟主两个五转蛊师,低端战力方面又有狼王的狼群作为主力,所以我认为,最好目前趁着我方的实力全面高于对方,直接全军出击,打对面一个措手不及,速度越快越好。”

  众人听到青书的建议有的微微扬眉,有的沉吟不语。

  “我认为余姑娘言之有理,大战越快开始越好。”在场还没有人发表自己的意见,坐在青书对面假扮成常山阴的方源就直接开口说道。

  黑楼兰目光闪烁了几下,思索了一会儿,沉声道:“好,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明天早上正式开战。”

  见此青书道一声告辞,跳下双头犀牛回去准备明天可能要用到的蓄电蛊去了。

  双头犀牛上方源也和原著中一样以被刺杀的理由,向黑楼兰索要了一大笔“压惊费”。

  “哼!”黑楼兰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地顿在案几上。他成功建盟,担当盟主之位,大权在握的感觉让他甘之如饴,但是这两人却对他爱搭不理。

  王帐中人却是一片沉默。

  但很快,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响起来:“这个狼王大人……我现在算是明白了,难怪当年常家也容忍不了他。而且还有这个余玄机,雌鸡司晨,忘却了巨阳先祖的留下的传统。”

  “哦,是狈君子孙湿寒啊。”黑楼兰撇过眼神心中尽管对他不屑一顾,但还是说道:“既然他们都走了你就过来吧!”

  孙湿寒顿时大喜:“谢盟主,但无功不受禄,在下这里有就本次大战苦思冥想的计策献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