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围棋之恶魔教师 > 第四十章 同出淤泥不减香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同出淤泥不减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头山满驾着马车,载着林元一路往东。约莫行了十余里,才说声:“到了。”

  林元下车一看,前方一座小村,村里雕梁画栋,人来人往,显得甚是繁华。村周却被三四米宽的护城河围着,只有一座小桥留作通道。

  这莫非是他们造反的据点?这也离东京太近了吧?不,不是近的问题,根本还没出东京城呢!这么明目张胆的吗?

  头山满看出他心中疑惑,解释道:“这里可能是日本最繁荣之地,名曰吉原。乃是著名的风俗之所。”

  林元心中一惊:“风俗之所?那不就是红灯区吗?头山带自己来此却是为何,难不成是为了加深革命友谊?”

  迟疑道:“头山君,我......这个年纪尚小,恐怕不合适吧?”

  开什么玩笑,这年头连保险套都没有。而且明治时期的日本,因刚刚改锁国为开放,西方的许多疾病也在此时趁机而入,隔几年就是一次性病大流行。在抗生素还没有发明的当下,如梅 毒等根本就是绝症。

  林元还有大事未成,可不能将小命送在这种地方。

  头山满哈哈大笑:“林君放心,我可没有拉皮 条的爱好。只是既处东京,岂能不识此地?今日就让做哥哥的好好带你游览一番。”

  却不上桥,带林元走得几步,河中转出一只小船来。那船夫显然熟识头山满,一语未交,载着二人往下游划了里许,便又靠在河堤。

  林元跟着头山上了岸,头山道:“咱们这便到了吉原了,脚下这河堤叫做土手堤,又叫奈何堤。这条河本是壕沟,防止原中游女逃到原外的。后来连通了运河,方便了远处的客人到此游玩。这条河也得了名字,叫做‘不过河’。”

  林元道:“奈何堤,不过河?虽有些趣味,但总觉丧气。”

  头山满道:“吉原开设两百多年了,经常发生大火。最近一次烧光全原的大火,就是十六年前。每当火起,唯一的出路便挤满了逃命的男人,游女们挤不过,只能逃到这堤上,被河水阻住了去路。”

  “不过河虽只不到四米宽,却不是娇弱女子所能跨过。胆小的留在堤上被火烧死,胆大的跳入河中被水淹死。此堤此河,由此得名。”

  林元没想到他竟讲出这样一番惨事来,不禁一怔。

  头山满面无表情,继续说道:“每当灾后,政府都会重申,奈何堤上不得种树,算是给那些可怜女子预留一点活命的空间。可是光秃秃的土堤实在难看,对生意不利。”

  此时已是暮春时节,堤上杨柳依依,绿黄怡人。微风吹过,绿杨结烟,柳枝千条,便如画图中一般。

  若再发生大火,这里又将变成人间地狱。眼前的美景与脑中的惨象合在一处,林元只觉胸口说不出的憋闷。

  跟着头山满爬上一座小坡,听他介绍道:“这里叫衣纹坂,又名振衣岗。进去之时,整整衣服,掸掸尘土。坡下的柳树,叫做“见返柳”,客人此时迷途知返,还不会对不起父母妻子。再往里走,见了美人,想回头可就更难了。”

  林元心道:“这却有虚伪之嫌。妓院商家明明巴不得你早入彀中,沉沦红尘,却还假惺惺起个这样的名字。”

  下了小坡,远远能看见铁制大门,门中人群穿梭不绝。头山满道:“那大门也有个名堂,叫做‘不亲不孝之门’。入了此门,再不能说自己是正人君子了。虽然我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哈哈。”

  然而两人并未进入大门,头山满拉着林源七转八转,居然来到一扇小门前。这里位置偏僻得多,行人也没有几个,早有一名和服女子在此等待。见到二人之后,恭敬的盈盈一礼,也不说话,转身带路。

  跟着这女子在吉原小街之中穿梭,眼见无数独具匠心的精致小楼,也有极其简陋的普通木屋间杂其间。那些木屋朝街一面,无墙无门,只有一道木栅栏隔开两个世界。在这如同牢笼的房屋中,一名女子施着粉黛,低低唱着歌谣,吸引客人来选择自己。

  细细听时,那歌唱的是:

  “笼中鸟儿啊

  何时才能出来呢?

  黎明的夜晚

  鹤与龟滑倒了

  在你背后的是谁......”

  头山满叹道:“吉原便是这个世界最黑暗的地方了。无数无家可归的女子,或被人所迫,或被天所迫,来到这里成为笼中之鸟,再也无法看到外面的世界。直到火灾来临的那一天。”

  “而我们的新政府,正准备制定法律,将吉原定为合法场所。游女若反抗或逃跑,都是重罪。”

  “在一个文明的国度,这样的法律何其可笑而又可悲。林元君,那日你在廷中大谈文明,令人心折。但若我日本国这样的文明传于世间,那又是怎样的一个笑话?”

  林元想起后世,虽然政府出了无数法律法规以掩耳盗铃,但丝毫不妨碍日本成为世界色 情业最发达之所。不仅没有成为什么了不起的笑话,反而成了日本的一张名片,还衍生出许多其他行业,是日本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日本真是一个奇葩国度啊,中西文化的激烈对决之下,才能产生这样的果实。

  那和服女子带着二人,兜兜转转进了一座小楼。

  进门先是一间茶屋,屋正中只设有一茶几,墙上挂着一副浮世绘,仿佛便是吉原鸟瞰图。墙角各放着一个日本瓷青釉花瓶。

  头山满请林元一起坐在几边,似笑非笑道:“这栋楼是我的产业,这里便是我们的据点了。”

  林元大吃一惊,这是要跟自己完全摊牌了么?口中却笑道:“头山君好雅兴,为了寻花问柳,竟然舍得直接买栋楼。”

  头山满摇头道:“买楼容易,买人却难了。很多志士死后,遗孤都流落于江湖。后藤先生与我花了无数心力,找到十多位志士遗孤。男孩或为浪人,或为小工。女孩么,则大多在这吉原之中了。”

  “按日本风俗,一旦成为游女,再想从事其他行业就难了。除非有人为她赎身,娶她为妻。我们救出了这批女孩,却不知如何安置。只好在吉原购置产业,让她们暂时居住于此。”

  “可这也并非长久之计,西乡隆盛大人数年来为此伤透了脑筋。因此我有一个不请之请,还望林元君务必答允。”

  说完头山满跪于几前,极其郑重的向林元施大礼。林元忙起身避道:“何必如此,我与头山君意气相投,相见恨晚。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便是,只要我能做得到的,绝不会皱一皱眉头。”

  头山满闻言甚是高兴,拍一拍手,门外依次走入七名女子,大的二十来岁,小的只有十三四岁。进门之后都规规矩矩,跪于地上向二人行礼。

  头山满道:“这七人都是志士遗孤,苦命的女子。我听说林家可以招收女子为徒,若能让她们拜入林家,学习围棋,也不失为一条正路。不求能够出人头地,只需可以自食其力,重新开始一段人生,便是林君莫大的功德啊!”

  林元听得目瞪口呆。首先招收女弟子的是林腾家,林家却是不收的。而且围棋世家招收弟子,都是物色幼年天才,这几名女子有没有天分不说,年纪也嫌太大了些。

  连忙摆手就要推拒,头山满道:“林君不要忙着拒绝,我先说说我的计较。”

  “我听说林家最近也遭逢大变,如今还寄居在本因坊内,生活甚是不便。我愿出资建立专门场所,作为林家在东京的道场。”

  “上次我与林君提到,如今世道并不太平,需有自保之力。我这人其他本事是没有的,但在剑术忍术上还有些许造诣。这几年间也就尽数教与她们,只盼将来用得着。虽说教得疏漏,但遇上寻常武士,也有一战之力。跟在林君身边,想来必有得用之时。”

  林元心道:“现在已是枪炮的时代,就算剑术练到宫本武藏的水平,又有多大用处?何况禁刀令之下,连正规武士都活不下去了,几个半路出家的弱女子,真的就只是累赘而已。”

  头山满似是看出他的想法,对堂下一名瘦小女子道:“小玲,你给林君表演一下。”

  那女子是所有人中年纪最小的一位,一张小脸却是英气十足。俯首领命后,林元只觉眼一花,那女子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柄雪亮短刀,冲到自己面前。还没来得及躲避,那女子一刀劈下,身前茶几顿时一分两半。再看时,她已回到原处俯首正坐,仿佛根本没有动过一般,那短刀也不知哪里去了。

  这一下兔起鹘落,真有雷霆万钧之势。半晌之后,林元才发觉汗水涔涔而下,衣服都打湿了。

  头山满喝道:“大胆!从今以后,林君便是你的主人,怎可如此无礼?”

  那女子膝行两步,上前谢罪道:“奴婢无知,惊吓了公子,请公子重重责罚!”便将头埋在林元足前,一动不动。

  林元惊魂方定,见她衣衫甚薄,全无异状,也不知将那短刀藏于何处。赞道:“果然好武艺,起来吧!”

  头山满道:“小玲原名金田亮子,八年前便被我寻到。那时,她还只有五岁,却已显现出惊人的武学天赋。到现在忍术、剑术还有枪法,都已有所成。也是今日西乡大人所说,我送给林君的礼物。”

  “小玲,从现在起,你就是林君的人,以后便叫做林亮子了!以后好好侍奉林君,保护他的安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