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围棋之恶魔教师 > 第十八章 宝剑今日把示君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宝剑今日把示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边清水紫琴采访完毕,伊藤前辈便往讲解室而去。清水扭头看到林元,只见他右眼顶着个青黑眼圈,直笑得花枝乱颤。

  林元尴尬道:“呵,又见面了!”

  清水紫琴道:“是呀,有的人骄傲得很,连个名字也不肯说。阿弥陀佛,果然老天也看不过眼,遭报应了吧?”

  林元道:“你说你,这么漂亮个大美人,咋这么小心眼呢?幸灾乐祸,非君子所为。”

  清水紫琴理直气壮道:“我本来就不是君子,我就是要辛灾乐祸!哈哈,好开心。”

  林元无奈道:“你们报社咋又把你派出来了呢,难道是人手不够?”

  清水紫琴愤然道:“胡说!围棋新闻,我就是我们报社第一围棋高手,不派我派谁?”

  林元惊讶道:“你们偌大个报社,围棋水平竟如此低下,在当今日本,还真是少见啊!”

  清水紫琴不怒反笑:“林元棋士,莫以为你诗写得好,下棋就能下得过我。告诉你,像你这种还没入段的男棋手,败在我手下的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

  林元笑道:“哎呀,失敬失敬......咦,不对呀,你咋知道我还没入段?”

  清水紫琴傲然道:“我们当记者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那点资料又不是什么秘密,有什么难知道的?”

  林元摇头:“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你为何对我感兴趣,要来调查我的情况?是不是有什么不良用意?”说完用熊猫眼直直盯着对方。

  清水紫琴啐道:“呸,谁对你感兴趣了?我只是......只是......”

  只是对你的诗感兴趣。但是这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不然不知这家伙要如何得意呢。

  “哎呀,都怪你!我还有重要事情都忘掉了!”

  说完,清水紫琴扭头跑掉,急匆匆的仿佛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林元摇摇头,径直往讲解室走去。

  日本最高级别的对局室称为“幽玄”,历史悠久,非最顶级棋士不能占用,因此常年空着,后世在二战中毁于战火。战后在日本棋院重设,端的是环境幽雅,棋具用具无一不是最为昂贵。

  秀荣与小林自然是没资格启用“幽玄”棋室的,便在次一等的“坐隐”棋室进行比赛,一部分身份特殊之人可以在对局室观战,其余人均需在外等候。

  不过现在有人讲解,还是颇负盛名的伊藤前辈,所有人自然拥在讲解室内,连走廊上都挤满了人。

  不多时比赛开始。因手合定为先相先,三盘棋中前两盘都是秀荣执黑先行。

  秀荣连续三次把黑子落在棋盘右上角同一位置,姿势优美,风度翩翩。这是为了记者们拍照方便。第一手棋落下后,记者们便被请离对局室,免得干扰棋士对局。

  讲解室内第一份棋谱送到,伊藤前辈为大家讲解道:“黑棋第一步下在右上角星位,这是比较少见的。看来秀荣或许有自己的心得吧!不过星位总是比较空虚,角地容易被掏,顶尖高手们很少这样下......”

  “额,黑棋连下了两个星位,这种棋在重要比赛中我还是第一次见。嗯,应该是第一次见。好不好我不敢说,但是白棋踏踏实实,已经一个无忧角了。”

  “嘿,三个星位,黑棋把星位进行到底。这样的布局确实前所未见,很有想法啊!但是效果如何呢?说实话我不太看好。”

  观棋众人也是议论纷纷,为这新奇的局面感到困惑。

  “本因坊家是想出奇制胜吧!”

  “这些都是花招,在高手一点用处也没有。”

  “百年前也有一位天才棋手,创造了天元必胜法。第一步下天元,在自家取得了好成绩。结果对上顶尖高手就毫无用处,大败亏输。”

  “对,这事我也听说过。围棋理论发展了几百年,已经相当完善了,想要出奇创新,谈何容易。”

  清水紫琴在下面奋笔记录。主编为这次棋赛留下了很大的版面,主要就是为了刊载讲解内容的。围棋与报纸可谓天作之合,只要有大赛,报纸的销售量都会噌噌的往上涨,有时候会增长七八十倍。

  四年前一次安井家的门内赛,报纸的销量硬是超过了对最新战争的报道,不得不令人感慨。

  而且这种重要争棋,往往旷日持久。现在的棋界是没有计时一说的,一盘棋下一年也不是怪事。最少最少,一局也得下个十天半月,三局就是整整一个月不愁销量。所以整个报社都极为重视,所有资源都向棋赛倾斜。

  这时第二张棋谱也已送来,伊藤继续讲道:“两位对局者下得非常快啊!上午还没过完,双方已经下了二十多手了。”

  “从棋局内容上看,白棋下得相当稳健。不愧为井上家未来的希望,嗯,稳扎稳打,毫无问题。”

  “黑棋就显得有些奇怪了,这招棋,还有这招棋,都有些不知所云。”

  “从实地上看,白棋差不多有了接近三十目,黑棋呢?额,确定的实地好像一目也没有。”

  “要我说,白棋已经打开了局面。即便不能说是优势,我也愿意下白棋。”

  “秀荣要拿点真本事出来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时至中午,众人纷纷离开,回家吃午饭。也有不少人自己带着干粮,趁此机会抢占好位置。

  对局者却是不能休息的,也没有东西吃,只有茶水管够。棋手在高度紧张之下,往往一天能喝几十杯甚至上百杯茶。林元怀疑他们的茶杯一定很小,不然早就有人因水中毒而死了。

  当秀荣下出第29步时,小林思考片刻,随即提出打挂。

  此时不少去吃午饭的观众还没回来,趁机抢得好位置的却算是白忙了。

  接到秀荣,一上车她便抛下先前稳重自持的形象,对着师弟急急忙忙诉说起来。

  “师弟好厉害,对方的所有招法都没有超出你的推算之外,那么现在我是不是有优势了?刚开始我还好紧张来着,后来见全是背过的,就越来越轻松了。”

  “我今天下得很快,所有的时间都是他在那里思考。师弟你知道吗,这种感觉真的好奇怪......”

  “就好像不是我在下,而是你在下,我真的是一点压力也没有了。”

  林元一边开车,一边微笑以对:“现在师兄的胜率已达70以上,明天下完布局就让他接龙。”

  “不对,我这里是按照黑贴七目半的胜率算的。不贴目的棋,他应该已经接龙了。”

  林元前世在某网站下棋,胜率是用一个圆环显示。刚开始双方各占半个圆环,随着一方胜率越来越高,胜率条越来越长,直到头尾相接,称之为接龙。

  “老听你说什么接龙接龙,我却看不出自己有什么优势。”

  “慢慢你就会看出来的。不必着急。”

  不仅是说这盘棋,也是指秀荣的水平和实力。

  “你知道吗,我在讲解室听讲棋,所有人都觉得你形势不好。师兄,你会让他们大吃一惊的!”

  这句话却是说到了秀荣心坎里,不禁甜甜一笑。

  “师兄,我怎么越看越觉得你像个女生?”

  “......滚蛋!”

  回到家里,训练依旧。

  不过主要是复盘今天的对局,想那小林铁次郎一定也与井上家一起,对着棋局苦思对策。林元猜测对手可能的应法,一一拆解给秀荣看。

  “除此之外,对手若下出其它的招法,决不会是什么好棋。师兄你只需要满怀信心,自己斟酌即可。”

  “嗯,我越来越觉得,这棋就是你在下,我就像个记谱人。”

  林元哈哈一笑道:“好日子马上就没了,进入中盘之后,已经猜无可猜,就只有靠师兄自己了。”

  “不过,以师兄现在的实力,我觉得已经不在小林铁次郎之下。”

  秀荣问:“是实话,还是在安慰我?”

  “当然是实话,师兄可是将来要做名人的天才,小林不过是路途之上,一块小小的绊脚石罢了。”

  秀荣转过身道:“我哪有这么厉害......而且就算是天才,在你面前,也什么都不是......”

  林元一把拉过她的手:“咱们兄弟二人本为一体,何必分个彼此?”

  秀荣大羞道:“谁和你一体了,胡说八道。”说着就要将手抽出。

  可是林元紧紧抓住她,难过道:“师兄莫非还把我当作外人么?我可是对师兄一片真心,全无保留的。”

  秀荣一时心软,只好任他握住:“我对师弟......也是一样的。”

  林元心中一喜,得寸进尺把她拉进怀里,柔声道:“名人对你更重要,对本因坊更重要。即使是你将来没本事,被别人赶下来,我也会使尽混身解数,再把你推上去。”

  “所以你就往名人之路上安心地走吧,我答应过要帮你重振本因坊,做上名人也算是完成一半了。”

  “而我,要走一条更加艰辛的路,需要名人来替我保驾护航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