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围棋之恶魔教师 > 第十四章 应将性命逐轻车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应将性命逐轻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她调好相机,拍了两张照片,看来确实得心应手,不需自己帮忙。

  林元正准备离开,却听清水紫琴轻轻“咦”了一声,望向灵位,用汉语念道:“黄金不惜栽桃李。桃李栽来几度春,一回花落一回新......”

  “这是哪位大家新作?比起诗仙乐天似乎也不落下风啊!”

  转头看向林元,“你是坊门弟子吧?这位诗家到底是谁?”

  林元不好说是自己所作,只好道:“我没管这事,并不清楚。”

  清水紫琴立刻对他失去兴趣:“你帮我看着相机,我去找人问问。”

  说完不待他回答,已径直跑开了。

  却见这女子甚是有亲和力,转眼间已找了数名本因坊弟子询问。弟子们见她美貌,都愿热心相助,很快便把她引到秀甫师叔这里。

  只是秀甫师叔也不知情,唯一可能知情的秀荣,却忙着在灵前还礼,万万不能接受她的采访。

  清水紫琴也不气馁,就在一旁静静等待,准备找个空隙上前询问。

  却听有弟子高声通报:“大久保大人到!”

  本就安静的灵堂顿时鸦雀无声,众人齐齐向来处望去。林元也顿时来了精神,伸长脖子,想看看这位明治时期的传奇人物。

  大久保利通在明治维新中居功甚伟,倒幕成功后,一直是明治手下有数的顶级重臣。甚至有史家认为,明治前期,大久保利通架空了天皇,此时的明治,只是一个盖玺工具而已。而大久保利通本人,就是事实上的幕府将军。

  不管权力斗争手段如何,大久保利通被誉为明治维新第一政治家毫不为过。他主持实行“奉还版籍”、“废藩置县”等措施,大大加强了中央集权;他大力改革,殖产兴业,为日本国力增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但是,这人也是一位恶魔式的人物,他对德国推崇备至,力主日本向德学习,是日本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重要推手。他亲自下令攻打台湾、朝鲜,是造成累累血案的终极罪魁。

  如果说林元接触过的乃木希典、儿玉源太郎是活跃于前台的恶魔之触手,这位大久保利通,就是深居幕后的恶魔之心。

  但是此刻,大久保利通却是亲自前来拜祭本因坊秀和的最高级官员。本因坊家不敢怠慢,秀甫赶忙前来迎接。

  大久保利通只带着一个随从,满脸络腮胡子,却显得精神抖擞。他目不斜视,从人群中穿过,递上程仪,到灵前上香,对秀荣三兄弟慰问几句,然后毫不停留,转身离开了。总共也就呆了两三分钟而已。

  人们议论纷纷,都赞大久保简洁干练,雷厉风行,乃是日本的希望,大和民族的幸运。

  秀甫也显得相当兴奋,满面红光。在他看来,大久保利通的来访,清楚说明本因坊家影响力尤存,本因坊家元之位荣耀依旧。

  

  耳朵听着众人的议论,林元的心中却甚是沉重,又想起前世祖国的深重苦难。他轻易感受到了这位日本重臣的威望,更从中察觉出日本社会的朝气蓬勃。

  

  日本社会越是团结奋进,越是反衬出此时中国的悲凉没落。日本的精英越是表现得卓越干练,那些无辜死难者的悲剧就越是显得急迫无比。日本精英们的每一分努力,分明都是往祖国人民颈项中套去的一道道绞索。

  但是林元心中仍然没有一个完整的、成体系的应对方案,有的只是一些不成形的想法碎片。除此之外,就仅剩一腔热血而已。

  正悲愤间,清水紫琴走了回来。上香者一个接一个,根本没有空隙去找秀荣说话,只好无功而返。

  “谢谢你啊,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将来未必会再见,何必问姓甚名谁?”

  林元此时无心与美女攀谈。径直转身离开,想到人少处静一静,细细思考自己的问题。

  清水紫琴完全没想到,自己礼貌的感谢会得到这种回答。见他走远,跺跺脚道:“坊门真是堕落了呀,弟子居然如此无礼。”

  待得宾客散尽,秀荣将病兄幼弟全安排去休息,只剩自己独自守灵。

  夜深人静,只听得门外风声呼呼吹过。烛焰左右摇曳,映得人影摆动不定。

  林元慢慢走来,静静地陪着她。

  秀荣看他一眼:“师弟有什么心事?眉毛都皱成一团了。”

  林元边组织语言边问道:“师兄,假如有这么一件极其困难的事,你必须要去做,但又完全不知道从何着手,该怎么办?”

  秀荣道:“那就去问知道的人。如果没有人知道,那就去看书、思考。”

  林元道:“......好吧,假如我思考过了,发现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成功,该怎么办?”

  秀荣道:“那就努力提高自己的能力。我父亲说,实力或能力,是你的立身之本,一刻也不可懈怠。”

  林元道:“就算提升到极致,仍然无能为力呢?”

  秀荣道:“那就提升你的财力、名气、影响力,那都是实力的一部分。”

  林元思考片刻,犹豫道:“仍然不够。”

  见林元不大像是脑袋秀逗的样子,秀荣的脸色也严肃起来:“那便结交天下朋友,寻找志同道合之辈。我父亲说过,朋友要多,敌人要少。你甚至可以着力拉拢一部分敌人,先把最强大、最紧急的那个敌人解决掉!”

  林元终于动容:“抓住主要矛盾?建立统一战线?师兄真是厉害,我好像知道该怎么做了!”

  自己现在一无所有,先得尽一切手段强大自己。

  要有钱!做企业、搞发明,先赚第一桶金。

  要有名!让日本无人不知林元大名。目前最现实的路,做名人,或者教出来一个名人。

  要有影响力!日本最有影响力的人是明治天皇,不仅是最高统治者,还是日本的宗教领袖和精神领袖。现在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而已。若能接触他,影响他,给他洗脑,当是收效最快之法。

  要有同志!秀荣就是个好同志,有勇有谋,临危不乱,必定是个好帮手。我脑中那么多先进的围棋知识,对棋士来说可谓无价之宝,整个棋界都可以团结起来,形成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要瓦解敌人!《资本论》应该已经发表了吧?翻译过来,建立全新的思潮,让主义和主义打擂台,军国主义未见得能笑到最后。

  不一刻便想到这么多,不禁有些激动。但仔细一想,上面每一条都谈何容易!相对最好着手的搞发明賺钱,现在能发明啥?肥皂香水?马镫胸罩?搞笑呢!

  好像爱迪生的灯泡快要发明出来了,能抢吗?林元倒是知道关键是灯丝材料,竹炭和更先进的钨丝。但是你的厂房呢?灯泡怎么拉成那个形状的?氮气是怎么充进去的?电路是怎么排列的?随便一个枝节问题都让人束手无策。

  秀荣见他一会儿振奋微笑,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垂头丧气,担心问道:“师弟,你究竟要做何大事?”

  “做大事不能着急,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走好。”

  “无论你想做什么,只要不是伤天害理,师兄一定会全力帮你的!”

  “说来听听,是想做名人吗?以师弟你的本领,将来做名人怕也不是太难的事。难不成是你上次说的,要打败一条狗?”

  林元抬起头来:“师兄,假若我知道会发生极惨的悲剧,最终几千万人因此死去,那么我应不应该阻止?”

  秀荣大吃一惊:“怎会有如此可怕之事?那你当然应该阻止了!”

  “师兄,还记得我们来的路上,被军队屠杀的那个华人镇子吗?”

  秀荣立刻回想起那家家户户尸横遍地的惨状,不寒而栗道:“当然记得!”

  “这样的事情还会重演一千遍、一万遍,而且越来越残酷!随着军方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他们就像饿疯了的野兽,吃人越来越多。他们在日本杀戮,在朝鲜杀戮,在中国杀戮,在整个亚洲疯狂屠杀,只为了暂时喂饱自己。尸体处理不掉,就挖所谓的万人坑埋掉。他们进行砍头比赛,砍下的人头像山一样高。他们还研制出毒气,很轻易就能毒死成千上万人,不分男女老幼。”

  “他们所造的罪孽罄竹难书,我能表达出的不足其中万一。我要做的,就是趁着这一切还没发生,尽一切可能阻止他们!”

  秀荣被惊得说不出话来。她不敢相信世界上真会发生这样匪夷所思的事,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对林元已经产生了相当的信赖。看着他严肃的神色,颤声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怎么知道这一切会发生?”

  林元握住她的手,轻轻问道:“如果是真的,你会站在我这边吗?”

  秀荣点头坚定说道:“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永远站在你身边。何况军队烧了本因坊,害死了我的父亲,他们也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但是,你要怎么阻止呢?应该会很危险吧?”

  “是的,一定会很危险。有时候我自己想着想着,就会害怕得发起抖来。”

  “只要稍微对他们露出一点威胁,就会像被捏臭虫一样捏死,半点声息也不会有。”

  “但这是必须要做的事,再害怕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对着秀荣笑道:“好在有师兄陪着我,我便不是孤军奋战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