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围棋之恶魔教师 > 第九章 闲敲棋子落灯花

我的书架

第九章 闲敲棋子落灯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儿玉源太郎一手持酒杯,一手下棋,意态悠然。

  虽然看似漫不经心,但他并没有小瞧了眼前的少年。围棋四大家威名远播,能够被青眼有加,列入门墙的,没有一个不是百里挑一的天才。

  每一着棋,都是思忖再三,力求滴水不漏,法度谨严。

  对面的少年却是速度如闪电一般,几乎每次自己刚一落子,他便像有狗撵着似的,立刻弈出下一步,似乎完全没过脑子。

  儿玉源太郎心中冷笑:“很好,就是这样。你越小瞧我,你便输得越快,输得越惨!”

  对方似乎看出自己的心思,笑笑说:“将军莫怪,我师兄别无所求,只愿早点回家,做师弟的当然要尽力而为。”

  “呵呵,少年人果然是思维敏捷,哪有相怪之理?”

  儿玉源太郎一边说着,一边将对方的奇怪一碰稳稳应住,不管你怎么挑衅,我只下自己的棋。

  “将军这一招棋,气度沉稳,功力深厚,还说什么三脚猫功夫,您是深藏不露啊!”

  “哪里哪里,过奖了!”

  “将军这一着棋,算路深远,气象万千,我看您至少也是职业水准吧?您可把我骗得好惨!”

  “哪里哪里,都是瞎下,瞎猫碰上死耗子。”

  “将军这一手,极尽巧思,没有十年脑血栓都想不出来啊!”

  “何谓脑血栓?”

  “哦,就是功力,功力。”

  儿玉摸着下巴道:“那倒没有,鄙人棋道入门太晚,距今不过六七年而已。虽然深爱此道,但平日杂务繁忙,用在棋上的时间实在不多。”

  “哎呀呀,失敬失敬!将军实乃天纵之才也,若是脱下军服,从此专精棋道,将来必成大器啊!”

  “呵呵,谬赞了,谬赞了。”

  时至午时,棋盘之上已下了六七十手。秀荣已看得慢慢焦虑起来。

  以她的眼光,自然早已看出,这位儿玉将军,决不是普通的业余棋手,这盘棋下到如今,连一步问题手也没有。相反林元倒是下了几步完全看不懂的棋,至今也没有产生任何作用。那么从棋理上讲,己方的形势没有任何好的道理。

  秀荣心中不禁产生一丝悔意,早知对手如此难缠,还不如一开始就坚持自己来下呢!

  儿玉源太郎显然与她看法一致,自己的局势肯定不差,何况自己执黑先行,本来就有着很大的优势。

  他呵呵笑道:“先休息一下吧?两位也尝尝军中伙食。”

  拍拍手,几名军士将数只食盒送入帐中。

  打开一看,不过是馒头小菜和一罐清水,与林家伙食也相差不远。

  秀荣无心用餐,悄悄推推林元道:“师弟,你下慢一点啊!这个将军很不简单。”

  林元正忙着大快朵颐,在林家能够管饱的机会可不多。何况这几日风餐露宿,很久没有好好吃过饭了。

  “师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只看师弟我如何大显神通便好。”

  虽然只觉得不靠谱师弟在嘴硬吹牛,但秀荣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希望他真能说到做到。

  饭后续弈,林元很快下出一子数用的妙手。要么侵入黑棋腹地,将黑的宝库掏得一干二净;要么断开黑棋一条小龙,借着布局时下的几颗残子,这条小龙将九死一生。

  无论黑作哪种选择,都必将大大吃亏,那么白棋胜利有望。

  秀荣先是喜出望外,但深入计算后却沮丧地发现,这步妙手是不成立的。黑棋有极强烈的反击手段,如果双方应对无误,十余手后将形成相互对杀。而结果是——白棋气不够,将对杀失败。

  是否自己计算有误?是否有可以转换的其它方式?

  秀荣紧张地不停验算,这样下不行,那样下也不行。这就是一条不归路,只要儿玉源太郎弈出那招强烈的反击,白死就已成定局。即使悬崖勒马,脱先他投,也只是少亏一点而已。而之前局势本就不好,再亏这一手,可以说败势已成。

  只有期待对手看不到这一手,或者看不清对杀结果不敢下这一步。

  可惜事与愿违,思考良久之后,儿玉源太郎坚定地拈起黑子,用力落在了正确的位置!

  “年纪轻轻能下出这样的手段,确实是后生可畏啊,哈哈......哈哈”

  后面的结果,林元他看见了吗?不要随手啊!快快悬崖勒马吧,慢慢等待翻盘机会!

  但林元显然没听见秀荣的心声。同之前一样,完全不假思索,便走向了那条不归路。

  “将军可要小心了,这里就是胜负之处。”

  “说得对,我完全同意。”

  果然不出秀荣所料,后面的变化几乎是一本道。黑白对杀之势已成,白棋必然有死无生。

  秀荣已经绝望的闭上眼睛。看来以前对小师弟寄望过高了,他的水平是有一点的,天赋也是有一点的,但是算路还是差了太多啊!

  正在此时,却听得儿玉源太郎惊讶地“咦”了一声。

  林元弈出绝妙的一手,在看似与对杀无关之处投石问路。

  然而实际是有关的。如果黑棋应对有误,白有隐蔽手段起死回生,这手段虽说是隐蔽,却难以瞒过棋艺高超的儿玉和秀荣。

  如果黑棋应对正确,白棋仍然是死掉。但是林元将通过弃子收气,筑成极为完整的滔天厚势。

  如此与全盘配合,可以围成巨大中空,白棋不仅不亏,反而大赚特赚!

  此招时机可谓恰到好处,哪怕再早一刻,对杀之势未成,黑也必然拼死一搏,绝不会任白围成大空。而此刻再想回头,已经晚了。

  见得此招,秀荣胸中顿时豁然开朗,舒畅至极,起初的疑心和焦躁也荡然无存。这手棋就像璀璨的烟花,如此赏心悦目;又像晶莹的明珠,光芒四射。它就如利剑一般,不仅斩却了黑棋的胜机,也斩掉了秀荣心中忧虑。

  儿玉源太郎也无法掩饰心中的震撼,喃喃道:“好棋啊......你真没有入段吗?”

  之后整个下午,儿玉源太郎呆呆坐在那里,苦思对策。

  在日本对弈,棋手需要跪坐。日本棋手自小练习,跪坐功夫都是很强的,一坐一天纹丝不动。林元就不行了,实在是支持不住,几次借口上厕所舒缓筋骨。

  后来儿玉源太郎看出他的窘迫,极其大度的让其自便。还让乃木希典找出几本闲书来,供林元二人打发时间。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自有军士点上油灯,供两人挑灯夜战。

  儿玉终于接受现实,待林元围成大空之后深深地打入,要在白棋空中活出一块,不如此不足以争胜。

  林元斜靠在一张木椅上,一边随意应对黑棋招法,一边意态悠闲翻着书。

  儿玉源太郎频频长考,布下许多陷阱,只要对手稍有失误,自己孤棋便有一线生机。

  而林元应对看似随意,却是凶悍异常,有子进来便要全部吃住,有陷阱就全部踏碎拆掉,黑棋费尽千般心思,到最后也一无所获,反而白的大空完全实地化了。

  到油灯灯芯即将烧尽,灯花落下之时,黑棋再无可下之处。儿玉源太郎长叹一声,终于投子认负。

  伴随着几声鸡鸣,东方已经发白。

  乃木希典听到自己好友居然输了,满脸的不可思议。

  见儿玉源太郎备受打击的样子,林元实在心中不忍,好心安慰道:“将军的棋已经下得很好了,如果不是选了我,其实是真有胜机的。”

  秀荣刚打了一会瞌睡醒来,恰好听见此言,先前对林元产生的信赖和好感顿时荡然无存。

  但转念一想,这家伙说的好像......是实话。

  呸!瞎说什么大实话,该打!

  这两位军官起贪心时雷厉风行,说干就干,赌棋输了也极为光棍,很干脆的放他们走人,还送了一盒馒头作干粮。

  倒是林元一步三回头:“两位将军,切不可忘了昨日之承诺啊!”

  乃木希典怒道:“男儿立于天地之间,岂有说话如放屁之理?再若如此小看于我,干脆你们就不要走了!”

  林元还不甘心,又看向儿玉源太郎。儿玉苦笑道:“放心,鄙人虽然棋下的臭,对信义二字还是看得很重的。”

  林元才长舒一口气,鞠躬道:“拜托了!”

  挥挥手告别二人,发动车子离开军营,这时林元心中才高兴起来。一盘棋,救了数十万人性命,这是何等的功德?

  仔细想想,其实未必。现在乃木和儿玉还很年轻,只是普通人,并未变成后来的恶魔式人物。当所谓的武士道洗脑教育改变了他们的人格,任何人任何事都比不上“天皇”二字重要。

  想那乃木是将自己全家人性命都不放在心上的角色,怎可能因年轻时一个小小赌注,便放弃对战争最有利的做法?

  不过,只要在他们心中埋下一颗小小的种子,当他们对中国人民举起屠刀之时,能够有所犹豫,有所收敛,或能因此少杀一二人,便也不枉费自己穿越这一生。

  何况,既然今天能改变他们一点点,何愁将来不能改变更多?

  还有那所谓武士道精神在日本的统治,当真是大势所趋,无可撼动么?

  为何不能用棋道,取代那武士道呢?为何不能用文明取代野蛮?为何不能用智慧化解戾气?

  我穿越来此这一生,意义应该就在于此吧!

  车窗之外,寥落晨星闪烁,仿佛眨眼答道:“是呀,是呀!请努力加油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