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回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过,京城贵人众多,功德深厚的人应该不少,找不到江寒恕便罢了,加上慕念瑾身子骨弱不是一天两天了,不急于一时。

车轮辚辚,进入京城。

离京十年,慕念瑾望着高大厚重的城墙,终于回到京城了。

除了两次死而复生以及在梨花悦发生的命案,剩下的路程很是顺利,慕念瑾没有再遇到任何意外。

她总算是平平安安达到京城,也算没有辜负系统耗尽能量让她重生两次。

郁桃是第一次来到京城,她整个人趴到窗棂旁,瞪大眼睛,“哇”了一声,“小姐,京城可真热闹啊,就连这青石路都比苏州城要宽阔不少,还有这么多铺子,我都看花眼了。”

看见她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慕念瑾忍不住笑起来,“回到慕府安置下来,你可以出来逛一逛。”

“到时候我陪着小姐出来逛街。”郁桃高兴的道。

听慕念瑾的话,她坐着身子,“小姐,我笨手笨脚的,不聪明,也不是高门大户里的丫鬟,也不知道慕大人和慕夫人会不会嫌弃我。”

看出郁桃的紧张,为了安抚她,慕念瑾打趣道:“要是爹爹和娘亲嫌弃你,那我就把你送出府。”

郁桃赶紧摇头,“那不行,我要赖着小姐一辈子。”

慕念瑾浅浅笑了笑,其实她也有和郁桃一样的担忧和紧张。

她五岁时被送出京城,那时她还是个孩子,需要被人抚养。慕念瑾的祖母是苏州人,未出阁时有一交好的姐妹,这么多年没断了联系,那人虽嫁了人,但无儿无女,慕念瑾的祖母便把慕念瑾送到了她那里。

慕念瑾一直跟着养祖父和养祖母长大,离京多年,虽然每年都有通信,可她十年来没见过慕大人和慕夫人的面,虽是一家人,却和陌生人差不多,她也不确定爹爹和娘亲会不会喜欢她。

不多时,马车停下,慕府到了。

朱门高大,府邸恢弘,比慕念瑾在苏州时居住的宅子要宽阔华丽许多。

慕念瑾五岁那年就离开了慕府,并未有太多关于慕府的记忆。

门前的两座石狮子很是威仪气派,慕念瑾倒是有些印象,她年幼时调皮,还爬到了石狮子背上呢。

想到这儿,慕念瑾露出笑,心中的紧张和陌生稍稍散去些,有了一二分亲切感。

这座府邸让她觉得陌生,可这是她的家,里面有她的亲人,慕念瑾期盼着见到爹爹和娘亲。

静兰院中,慕府主母张氏正在核对过几日寿宴的菜单,这时,她院子里的婆子急急进来,“夫人,大小姐回来了。”

张氏翻单子的手一愣,“你是说念瑾回府了?”

“是啊,夫人,这会儿大小姐已经进府了,老奴让人把大小姐领来了静兰院,夫人要是等不及,可以到门口等着大小姐过来。”

多年未见自己的女儿,张氏却没有太多喜悦的情绪,她面色复杂,让人看不懂,“不用,在屋里等着就行。”

慕念瑾进来静兰院,只见正堂中张氏一身青色褙子,端庄优雅,腕间的翡翠镯子晶莹剔透,质地很是水灵,一看就是长年养尊处优的贵妇人。

上一次慕念瑾见到张氏还是在十年前,那时她年幼,多年过去已经记不太清楚张氏的容貌了。

这么多年来张氏只出现在慕府送来的信里,慕念瑾经常向在苏州抚养她长大的养祖父和养祖母打听张氏的消息,如今好了,她可以亲眼见到爹爹和娘亲了。

慕念瑾福了福,心里很是激动,“女儿见过娘亲,这么多年女儿未能在跟前侍奉娘亲,还劳烦娘亲担心女儿,女儿不孝。”

血缘可真奇妙,坦白来讲,她与张氏这么多年没有生活在一起,可她见到张氏,慕念瑾满心满眼都是欢喜。

张氏打量着面前的少女,少女明眸皓齿,肌肤如玉般莹润,长相和她年轻时有些相似,那一双桃花眼随了她,不过慕念瑾的眼睛莹澈明亮,像盈满月色的湖面,没有一丝浑浊。

只是,看到慕念瑾眉宇间的病态时,张氏暗暗叹了口气。

她面上不显,朝慕念瑾摆摆手,“回来了就好,府里这么多下人,还有你弟弟和其他姐妹在娘亲身前,哪里就缺你一个人来孝顺我!来,过来娘亲这边,让娘亲好好看你。”

“十年了,一晃眼你都出落成大姑娘了。”张氏抚/摸着慕念瑾的手,“念念,我和你爹把你送出京城,这么多年让你一个人待在苏州,你不会怨我们吧?”

慕念瑾唇边浮出浅浅的笑,“您把女儿送出京城,是为了女儿着想,女儿怎会怨您?”

“要不是你身子弱,为娘也不想让你离开京城。”张氏道:“不说这些了。本来你爹要亲自去苏州接你回京,然而这段时间恰逢你祖母寿辰,要忙着准备你祖母的寿宴,只能让你自己回来,赶路这么久辛苦了吧,回到了府里可要好好休息休息。”

慕念瑾唇角漾着笑:“能见到爹爹和娘亲,女儿不累。娘亲,既然女儿回府了,该去向祖母请安,不知这会儿过去合不合适?”

“这两年来你祖母身子不算硬朗,明日再去向你祖母请安吧。”张氏道:“刚好明日你爹爹休沐,一家子聚在一起,也省得你今天过去叨扰了她老人家。”

既然张氏这样说了,慕念瑾应了声好。

张氏又关心了慕念瑾的病情,这些话说完,张氏一时没有出声,正堂里的气氛冷了下来。

慕念瑾是她的女儿不假,可母女二人多年不见,陌生与隔阂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消除的,又因着其他一些事情,张氏不知该用什么态度去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

慕念瑾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她曾经十分期待慕念瑾的出生,可她所有的不幸,也是因为这个女儿。

张氏身边的婆子眼见气氛不对,赶忙道:“夫人,大小姐好不容易回府,知道您心里高兴,但是大小姐赶路这么久,肯定累着了,还是让大小姐先休息吧。”

张氏看向慕念瑾,顺势道:“是啊,你身子弱,有什么话明日再说。”

说到这儿,张氏犹豫了一下,“念念,你幼时住的念珠院被人占了,娘亲重新给你安排了一个院子,行不行?”

念珠院之所以叫念珠院,因为慕念瑾的乳名叫念念,寓意为心心念念的掌上明珠,她还未出生的时候,她的爹爹慕连山就想好了这个名字。

慕念瑾离京前住在念珠院,按理说这是她的院子,慕府又是大户人家,不缺住人的屋子,即便慕念瑾不在府里,也不应该把府中嫡女的院子给占了。

不过,只是一个院子罢了,慕念瑾不太在意,道:“一切听娘亲安排,女儿住哪里都行。”

见慕念瑾没有反对,也没多追问,张氏松了一口气,“给你安排的院子是清月院,已经整理出来了,让张嬷嬷领你过去,缺什么了再添置。”

清月院慕府最西边,距离静兰院有段距离,走过去需要些时间。平常来这里的人不多,加上多年未住人,清月院一眼看过去显得有些荒凉冷寂。

张嬷嬷边走边道:“大小姐,这里虽偏僻了些,离夫人的院子也有些远,不过您可别嫌弃,明日让小厮把院子里的花草修剪修剪,再种些大小姐喜欢的花,这院子就热闹了。”

慕念瑾应道:“嗯。”

其实住哪个院子慕念瑾都不太在意,一路走过来清月院荒凉了些,但胜在雅致幽静,平日不会有人来打扰她,方便她养玻

回到慕府已是半下午,这么一折腾,不多时天色就暗了,慕念瑾用膳沐浴后,坐在梳妆台前,郁桃在给她绞发。

慕念瑾回想下午与张氏的相处,“郁桃,你觉得娘亲喜欢我吗?”

郁桃,“小姐是夫人的亲生女儿,夫人怎么会不喜欢小姐呢?”

慕念瑾长睫半垂,低声道:“是吗?”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态度是冷还是热,是可以感受出来的。

慕念瑾多年未见张氏,她想和张氏说说话,想在张氏身边多待一会儿,想把回京一路上遇到的事情都告诉张氏。

这一路上,她死而复生两次,切身经历了死亡,遇到了命案,在她身上发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她一个人承受和消化了这一切,可慕念瑾不过是个还未及笄的姑娘,她也会害怕和惶恐,她想把心底的恐惧、疑惑和委屈向张氏倾诉,想从自己的娘亲那里得到关怀和安抚。

可是,她能够感觉到张氏对她的冷淡和疏离。

眼见慕念瑾情绪低落,郁桃安慰道:“小姐,夫人肯定也记挂着你,但您不在夫人身边长大,相处起来难免不熟络,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你说的对。”慕念瑾打起精神,“明天就可以见到爹爹和祖母了,可不能迟到,明天早上你早点唤我起床。”

翌日,赶上休沐,正堂里全是慕家人。位于主座的是慕府的老太君和慕念瑾的爹爹慕连山,张氏和慕念瑾的二婶王氏坐在左右两侧,二人身边各站着一个年轻姑娘。

张氏身边的那个姑娘很是脸生,慕念瑾看了她一眼,然后上前见礼,“女儿见过祖母、爹爹、二叔和二婶。”

慕老夫人和慕连山打量着慕念瑾,见她举止端庄、落落大方,心里对慕念瑾很是满意。

而慕府大老爷慕连山多年未见自己的女儿,关切问道:“念念,算着时间前几天你就能到达京城,怎么迟了几天?”

慕念瑾解释道:“父亲,女儿路上住宿遇到了连日大雨,客栈里又出了命案,是以耽搁了几日。”

“命案?”慕连山继续问道:“怎会发生命案?”

慕念瑾粗粗把绿烟遇害的事情讲了一遍,慕连山沉声道:“遇上这种事总归不吉利,等老夫人寿宴过了,让你母亲带你去寺里上香。”

慕念瑾多年不在府里,慕连山指了指,“这是念瑜,和你三妹妹念然。你们年龄相仿,念瑜的生辰只比你晚了几天,念然是你二叔的女儿,你年长她一岁。”

二房的慕念然是府里的三姑娘,慕念瑾离京前她已经出生了,慕念瑾知道这个堂妹的存在。但慕连山口中的“念瑜”,慕念瑾并无任何印象。

慕念瑜的生日只比她晚了几天,又站在张氏的身边,想来是她们大房的姑娘,可是慕念瑾很确定在她离京前府里并没有这个人。

“三妹妹女儿是知道的,女儿还记得幼时常和三妹妹去府中的后花园玩耍。不过,父亲提到的的二妹妹,女儿觉得脸生,不知二妹妹是?”

这时,张氏身边立着的姑娘出了声,“大姐姐,我是爹娘的女儿,是府中的二姑娘。”

慕念瑾一愣,她爹娘只她一个女儿,这又是从哪儿冒出来一个妹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