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沉溺于当时的模样,比如此时此刻,我想起那些满是尘埃的诗句。

对一朵桃花再没有一点怀疑。”

钱西洋想着,他确实对一朵桃花没有怀疑,但他对苏嘉上的海棠花是否真的活着产生了深深地怀疑!

他以捏鼻梁的行为做掩饰,偷偷地打量了苏嘉上一眼。

啊……他睡着了……

钱西洋将书轻轻地倒扣在桌子上,蹑手蹑脚地站起来,准备找个毯子给苏嘉上盖一下,免得他再着凉。

他这一起身,就能明显地看到对方贴靠在躺椅上的头部微晃,眼皮动了一下,似是清醒过来的迹象。

钱西洋拿起书,继续念:

“不再归还的九月……”

他维持着自己的语速与音量继续念诗句,过了一阵子,他将左手在苏嘉上眼前晃了晃,没有得到任何反应。

“我记不清楚给过你些什么,想讨回,没有证据了。”

他拿着书,一边控制音量,一边在苏嘉上的房间里踱步,企图找出一个小毯子或者衣服的外套。

然后他发现……这屋子里看上去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没有多余的外套搭在外面,钱西洋站在关闭着的柜子面前,那里面可能会有衣服,也可能会有些别的什么东西,他不敢确定,也不敢未经允许便随意打开别人的东西。

他回头看看苏嘉上,他还窝在躺椅里。

钱西洋觉得从背面看,这位白衣仙子仿佛一个超大型靠垫,放在了躺椅上。

怎么办……好焦灼……

老板再睡一会儿感冒可能要加重了!

钱西洋蹑手蹑脚地挪到苏嘉上身边,将书倒扣在桌子上,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需要两只手一起配合,可苏嘉上又需要听着声音睡觉,于是他开始背诵学过的诗:“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他躬身,手臂向下,托在……苏嘉上躺椅两端,将他连人带椅子一同抱了起来,向着床边艰难地挪过去。

他到底不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体素质不如从前,托举着一个男人加一个大躺椅平稳前进,还是有些吃力的。

钱西洋背着背着,他脑袋里的电台信号可能是不太好了,直接搭上了一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这句话一出口,他懵了一下,不禁低头看向窝在椅子里的权贵,却直接迎上了他睁开的双眼,可能是因为刚醒的原因,这位权贵的眼睛里带着水汽,朦朦胧胧,似是没有焦距。

苏嘉上睡醒后刚睁开眼睛的样子,是公认的清冷迷人,懂得迎合观众心里的制片人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影片中加入苏嘉上从床上醒来的镜头,以“美颜糊观众一脸”战术谋得更多票房。

这战术似乎听起来没节操,偏偏不少人就吃这套,苏嘉上的电影烂是肯定的,可他长得好看那更是公认的啊!

苏嘉上的粉丝表示:【他长得好看、人品好还不够吗?这难道不能成为大家走进电影院的理由吗?】

而现在,这幕苏嘉上粉丝眼里的美景,却令钱西洋后背渗出冷汗……

他在心中默念道:“三十一岁的男人,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还怕这种小场面吗?”

正好此时已经挪到床边了,钱西洋谨慎地将椅子放到地摊上,尽量将期间颠簸的程度控制到最小,然后他将手盖在了苏嘉上的额头上,顺着他挺拔的鼻梁向下捋,将睁开的双眼阖上。

他保持着这个动姿势小声念叨:“你睡着了。”

苏嘉上轻轻地嗯了一声。

钱西洋将手背到身后,继续小声念叨:“既然你已经睡着了,方不方便再梦个游?”

苏嘉上被钱西洋神奇的脑回路搞得一愣,他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瞄了瞄自家厨师,他脸上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表情,可谓是假笑界冉冉升起的一颗巨星。

钱西洋看见自家苏老板唇角上扬,笑容清雅如莲,淡淡地应了声好,便自己从椅子上站起来,打开被子,缩进被窝里,再盖上,整个人陷在松软乳白色贡缎床铺里,如同一个卧在绸缎中精雕细琢的瓷器仙人。

钱西洋站在地板上,则配合着苏嘉上的动作,并为他掖被子,拉上窗帘,确保这位仙子的睡眠坏境更加舒适。

苏嘉上窝在被中闭着眼睛,竖着耳朵听房间内清浅的脚步声,在心里偷偷地推断钱西洋此刻在做些什么。

他应该是走到窗边将窗帘拉上了。

脚步声近了,又远了,他打开了门,咔哒一声锁上。

他走了。

苏嘉上的神经放松下来,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觉姿势,安稳地睡了过去,他近来的睡眠不大好,睡不了多久便会醒来,当他再次苏醒时,明明再无睡意,心里却生了厌世的情绪,他什么都不想做,不想起床,不想工作,不想吃饭,甚至手机都不想玩。

清醒有什么意义呢?

此刻,他只想躺在这里,远离一切,也让一切远离。

然后他听见敲门声,他听见温和的声音:“苏先生,该吃饭了。”

他躺在床上淡淡地应了一声,慢慢地坐起身来,眨巴眨巴眼睛,觉得眼里的世界似乎多了些不一样的色彩。

他穿上拖鞋,起身走到门边,开门的瞬间,自家厨师身上沾染的饭香扑鼻而来,他觉得自己即便是仙子,也难免耽于这人间烟火,他的语气里带着藏不住的雀跃,他问:“现在就可以吃了吗?”

“苏嘉上这个问题真的好呆,”钱西洋一边想一边笑着点点头说:“当然,请跟我来。”

他伸出右手,侧身做了个接引的姿态,说:“苏先生,请跟我来。”

苏嘉上点点头,道了声好,慢慢地扶着扶手,与钱西洋下楼。

待他坐到餐厅里,自己惯常坐位置上时,他微挑眉毛,跟钱西洋说:“我以为你要带我去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吃饭。”

钱西洋手肘弯曲,右手覆在左手上,置于腹部前方,站姿端正地立在那里,如同餐厅里的服务生。

他听见苏嘉上的这句话,有些好奇地问道:“您为什么会这样想?”

“来餐厅吃饭,不必你说,我自然知道怎样来,”苏嘉上盯着钱西洋,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是你刚才说‘请跟我来’,这句话像是想引我去一些除了餐厅之外的去处,我在坐在这里之前,是有期待的情绪在心里面的。”

钱西洋看着他的表情,想起了之前自己的经纪人,他当年也对自己露出过这般失望的表情,当然经纪人的表情还要更有内涵,那种“哀其不幸,恨其不争”的失望感,他永远忘不了。

自己或许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失望的人吧。

钱西洋深深地鞠了一躬,严肃地说:“对不起,让您失望了。”

苏嘉上摇摇头说没事,他的这句对不起让他噎了一下,这明明只是一句玩笑,对方却如此不解风情。

他身体不舒服,胃口不是很好,桌上的这些菜,他怕是吃不了许多。

拿起纯白色陶瓷柄的不锈钢勺子,舀了一些卖相上佳的皮蛋瘦肉粥送入口中,煮得软嫩粘稠的粥,入口即是享受,刚好滋润刚睡醒时干涸的喉咙,里面的瘦肉炖得糜烂,舌尖于上牙膛轻轻一碾,便化作根根纤维,稍作咀嚼便可随米粥一起入喉,至于切得细碎的皮蛋,融入粥中自是另一种动人风味。

钱西洋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己老板的面部表情,见他喝了一小口粥后,微皱的眉头松散开来,这才放松不少。

苏嘉上这人……果然还是比较好相处,不是那这种爱挑事的人,或许刚才的话只是一句玩笑吧……

钱西洋是怎样的心里变化,苏嘉上此时并不知道,他已然被美味的食物俘虏了全部心神。

盘子里圣女果、生菜、苦苣等等蔬菜口感清凉,叶片上面的汁水有着酸酸甜甜的味道,蔬菜特有的清脆带给人干干净净的感觉。

至于那份西冷牛排,嫩得仿佛入口即化,有着淡淡的香草味道和蒜香,但却没有掩盖肉本身丰富的口感,焦脆的外皮之下,粉红色的肉里锁着鲜美的肉汁,一口咬下去,口舌生津,唇齿留香。

有些人生下来,将铲子握在手中,便知晓怎样烹饪食材能让它焕发出最美的味道,钱西洋认为自己就是这样的人,苏嘉上一定也这么觉得,不然他不能吃的这么多……

“粥还有吗?”

“有,但是不能给你盛。”

“为什么?”

钱西洋垂下眸子,避免与对方灼灼的双目相视,他嘀咕道:“您已经重了四斤二两,林经纪说了,再不控制您的饮食,她就扣我工资……”

苏嘉上摸摸自己的脸颊,认真地问:“可我看起来并不是很显胖对吧?”

钱西洋:……我咋觉得你那点肉都长脸上了。

求生欲令他斟酌了一下用词,说道:“您确实是比之前要强壮一些……”

苏嘉上沉默了,他低下头,有些闷闷地说:“我不吃饭了。”

仙子仍旧是那个挺拔的坐姿,可看上去却有些生无可恋的意味。

钱西洋对这位灵魂出窍的仙子提议道:“那要来些小蛋挞吗?我特意做了些无糖的。”

于是萎靡下去的苏嘉上重新焕发生机,他端坐在那里,气质不凡,此时此刻的状态,如果不是因为周围没有摄像机,钱西洋还以为他要拍写真呢……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清雅出尘的帅哥,摆着个高贵优雅的姿态,一张嘴便是:“蛋挞限量吗?”

钱西洋:“……”

苏嘉上!求你捡起碎了一地的人设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