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版龙傲天穿成虐文女主[快穿] > 第40章 殇爱之冷宫废后12

我的书架

第40章 殇爱之冷宫废后1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已经不知道是王紫鸾在冷宫里待的第几日了, 她从最开始的愤怒怨恨到恐惧担忧,现在只剩下麻木和荒凉了。

冷宫不大, 但王紫鸾却觉得比关雎殿和凤仪殿还要大,她每天就绕着冷宫一圈一圈的走, 心里在想, 怎么就走不出去呢?

陛下不会来的, 他早就忘了自己,在自己做出背叛他的事之后, 他的心里就再也没有自己了。

大门吱哟一声响, 她依然呆呆的坐在石阶上, 小太监把一袋子米和一捆柴丢在她面前, “喏,打开看看吧,今天还有肉呢,李才人给陛下生了个公主,今天是公主的满月宴, 陛下高兴着呢。”

李才人、公主,王紫鸾转动了一下那灰蒙蒙的眼珠子, 眼底浮现出一丝困惑, 然后才是恍然大悟,哦, 李才人是那个女人,她居然给陛下生了个公主?

王紫鸾心底浮现出浓浓的嫉妒和酸楚,她当初可是把皇后都踩在脚下, 六宫粉黛陛下只独宠她一人,但她就是没有孩子。

皇后能生,李才人能生,怎么就她生不了呢。

如果她有了孩子,她也不至于做出那种糊涂事,被打发到这偏僻阴冷的宫殿里来。

小太监走了,王紫鸾闻到一股肉香,口水分泌出来,不管多恨,她还是迫不及待的打开袋子,拿出一小碗肉狼吞虎咽的吃下去。

她都快忘了肉是什么滋味了,皇后说到做到,自从她进了冷宫,过的那些日子都让她不敢回想,夏天没有洗澡水,她洁白的皮肤上积满了污垢,一搓就扑簌簌掉下来。

可屋里又是阴暗潮湿的,她睡在床上浑身长满了湿疹,没有药就用指甲扣,破了皮之后留下一块块疤痕,难看死了。

头发也不知多久没洗了,上面长满了虱子,就在刚才她吃肉的时候,好像就有几只虱子嗅到了肉香掉在碗里,可她顾不得那么多囫囵吞了下去。

每日吃的饭也要自己做,她根本就不会烧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饭,做出的饭要么是夹生的,要么就是烧焦的,可她没有办法,不吃的话只能去园子里拔草吃。

她都不记得自己闹过多少次肚子了,她修长细嫩的手指上长满了茧,粗糙又难看。

她早就不是那个人人惧怕敬畏的皇贵妃了,有时候夜深人静她就在想,如果当初安安分分的待在皇后身边,虽然只是一个伺候人的宫人,可以依着皇后宽厚的性子一定会让她做个女官。

又或者在她勾引了陛下之后老老实实的当一个才人,皇后也会原谅她的。

可惜想再多也是空想,皇后每天都会派人来告诉她今天是几月几日,宫里和宫外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不愧是皇后,她用这种办法让自己留恋人世舍不得死,可心却是放在油锅里似的一日一日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是尽头。

又过了两日,换了个小太监来送柴米,王紫鸾觉得他有些眼熟,那小太监小心翼翼的把柴和米放下,对她说:“娘娘,奴才是小泉子,你还认得奴才吗?”

小泉子?王紫鸾的眼珠子转了转,她记起来了,好像是曾经专门给她养狗的小太监。

小泉子眼里流露出惋惜,他掏出一个纸包递给王紫鸾:“娘娘,奴才曾经得到了不少你的赏赐,如今却没有办法回报你,这里面是几块糕点,你尝尝看吧。”

王紫鸾警惕的看着他没有接糕点,小泉子愣了一下才恍然明白她在担心什么,忙打开纸包拿起一块糕点吃了下去:“娘娘你看,没有毒,奴才不会害你的。”

他把纸包塞进王紫鸾的手里,左右看了看低声问王紫鸾:“娘娘,这两日都是奴才来给你送柴米,你需要什么就跟奴才说吧,能帮到你的奴才一定帮。”

王紫鸾动了动喉咙,嘴里吐出一个字:“水。”

小泉子点点头:“你放心,下午奴才悄悄的给你送两桶水来。”

“多谢。”小泉子又愣住了,没想到曾经那个高傲不可一世的皇贵妃居然也会说这两个字,真是时过境迁啊。

下午小泉子果然送了两桶水来,还准备了澡豆、帕子和一身干净的衣裳,虽然是宫人穿的,但也比王紫鸾身上那脏兮兮的烂布好得多。

她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裳,再把自己睡的房间仔仔细细的擦拭打扫一遍,躺在床上她才感觉自己有个人样。

在那以后,隔三差五小泉子就会给她送水来,吃食也好了很多,这日他来的时候表情十分凝重,悄悄对王紫鸾道:“娘娘,听说昨日陛下提起了你,说不定是陛下还惦记着你呢!”

王紫鸾心脏狠狠一跳:“真的吗?陛下还记得我?”

小泉子道:“奴才也是听说的,娘娘,说不定这真是你翻身的机会,你可一定要把握住啊,如果有什么消息,奴才给会来给你回禀。”

“好好好!”王紫鸾那颗麻木跳动的心重新有了活力,她没有镜子,从水里看到自己那张脸,虽然五官还算美丽,但皮肤并不好,她也梳不出漂亮的发髻。

陛下这两年得到了很多美人,他凭什么还看得上自己?王紫鸾苦苦思索着该怎么让慕容衍重新注意到她。

这天晚上小泉子急匆匆的来到冷宫,敲了敲门往门缝里塞了一张纸条就走了,王紫鸾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陛下待会儿就要从冷宫路过。

王紫鸾欣喜若狂,把那张纸条翻来覆去看了不下一百遍,终于,她终于有这个机会,天无绝人之路,只要她能重新得到陛下的宠爱,出了冷宫她就还有机会再跟皇后争一争,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慕容衍饮了些酒,赵钱问他要去哪个妃嫔的宫里,慕容衍却犹豫了,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那些美人美则美矣,可好像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没几日就让他觉得索然无味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2页

他感觉有些燥热,坐在肩與上对赵钱吩咐道:“就随便走走吧,吹吹风。”

“是。”赵钱甩了下拂尘,太监们抬起肩與往前走,慕容衍一手撑着头一手轻轻点着,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听到一阵朦胧的歌声。

这歌声勾起了埋藏在他心底的一些回忆,“是哪里的声音?”

赵钱侧耳聆听了片刻才回道:“陛下,好像是从冷宫里传出来的。”

冷宫,是啊,冷宫里面还关着一个人呢。

慕容衍怔住,然后道:“放下吧。”

“陛下,怎么了?”赵钱赶紧搀扶着他站起来,慕容衍却推开他的手,一步一步向冷宫走去,歌声逐渐清晰起来,他想起来了。

宫人打开冷宫的门,慕容衍走进去就看见一个女人在月亮下一边吟唱一边翩翩起舞,歌声哀婉催人泪下,慕容衍突然觉得他好像回到了过去。

那个时候的王紫鸾年轻、美丽、活泼,比宫里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讨他的欢心,她时常对他说:“陛下,臣妾给你跳一支舞吧!”

跳完之后,她就像一只蝴蝶一样扑进他的怀里,还说她的舞只跳给他看,自己问她为什么,她道:“臣妾的生母出身卑贱,臣妾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舞,不然别人会笑话臣妾的。”

慕容衍听完之后对她越发疼爱,他觉得他宠爱王紫鸾还有一部分原因应该就是他们有着相似的经历,都因为生母的出身受尽了白眼和嘲讽,可是为什么到后来一切都变了呢?

“陛下……”王紫鸾缓缓停下,看着一步一步走近的慕容衍失魂落魄的自言自语:“我在做梦吧,陛下怎么可能会来呢……”

慕容衍走到她身边停下凝视她的脸,她瘦了很多,但月光下的她依然美丽。

“紫鸾!”他动情的喊了她的名字,王紫鸾泪如雨下,喃喃自语着后退:“不可能,陛下不可能来的,我一定是昏了头了。”

慕容衍心生怜爱,忍不住上前搂住王紫鸾,“紫鸾,真的是朕来看你了!”

感觉到温暖和独属于他的气息,王紫鸾这才敢确定慕容衍真的来了。

她紧紧搂住他的腰放声哭泣:“陛下,我好想你,你终于来看我了!”

互诉衷肠后,两人自然而然的进了屋,一番颠鸾倒凤,王紫鸾小鸟依人的依偎在慕容衍的怀里:“陛下,这样真好。”

激情褪去,慕容衍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皇后这两年把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素有威望,虽然自己对她无宠,可心底对她添了几分尊重。

他是想让王紫鸾离开冷宫的,可是皇后肯定不会允许。

见他面有难色,王紫鸾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体贴的道:“陛下,您什么时候想起了臣妾就来看看臣妾,臣妾不敢奢求您的原谅,能得到您偶尔的临幸便知足了。”

慕容衍十分感动:“苦了你了。”

慕容衍离开以后吩咐人好好照顾王紫鸾,她虽然还在冷宫里,但过的日子比之前好太多了。

青梧当然知道慕容衍这些日子时常往冷宫跑,她也没有在意,有个小太监来求见,青梧传他进来,没过一会儿小太监又走了。

小檀见青梧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心下一动:“娘娘,是不是冷宫那位……”

青梧点点头,眼底露出笑意:“是啊,隐忍了两年,本宫终于能收网了。”

她眼中流露出势在必得的野心。

这两年她尽心尽职的扮演好一个贤内助的角色,为的就是放松慕容衍的警惕,他也如她所愿,沉迷美色和享乐,现在,是时候撕去这层伪装了。

慕容衍又去了冷宫,殿内挂着红帐,烛火朦胧香气缭绕,他立刻就感到口干舌燥,血液都沸腾了起来,王紫鸾就站在红帐后面情意绵绵的看着他。

他急切的进去寻找他,但只有她银铃般的笑声诱惑着他,“陛下……”

她伸出皓腕撩起红帐,雪白的胳膊如玉做的一般,慕容衍呼吸急促,抓住那只胳膊扑了过去。

天刚蒙蒙亮,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青梧,小檀披了件外袍端着烛台急匆匆进来:“娘娘,出事了!”

青梧半撑起身子看着小檀,小檀脸色凝重:“是陛下出事了!”

“急什么。”青梧也没了睡意,掀开被子下了床,她冷静的面孔让小檀都感觉浑身发凉,“给本宫更衣梳洗吧。”

简单的收拾后,青梧带着宫人去了冷宫,赵钱正在院子里打转,见了她如见到救命稻草一般:“皇后娘娘,陛下昏迷不醒,御医正在里面诊脉!”

“到底怎么回事?”青梧冷声询问。

赵钱低声回禀:“王氏点了玉女香,陛下身子受不住,晕厥过去了,今天早上才发现,奴才已经命人把王氏捆了起来,等候娘娘的发落。”

“她从哪里弄来的那种腌臜东西?”

赵钱道:“是一个小太监帮她弄来的,她从前就用过玉女香,可能这次放多了。”

“知道了。”小檀推开门,青梧端着手进去,就见慕容衍脸色青灰,眼下还有黑眼圈,他睡在床上一动不动,跟死尸差不多。

御医也正好收手,连忙回禀青梧:“娘娘,陛下精血亏空,只能慢慢养着了。”

“那陛下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这……”御医有些惶恐,鼻尖都沁出了冷汗:“臣无法保证陛下什么时候会醒来。”

青梧眸光微闪,命人把慕容衍抬回了他的乾龙殿里,赵钱问她如何处置王紫鸾,青梧轻飘飘的留下了一句话:“先打四十个板子吧。”

“是。”赵钱挥了挥手,立刻就有太监把王紫鸾拖了出来,按在长凳上就是一通打,王紫鸾哀嚎痛哭,她不明白慕容衍怎么会晕厥过去。

玉女香是她曾经用过的助兴的香,按理药性不会这么烈,陛下怎么受不住呢?

“饶命啊!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们了不要再打了!”赵钱见青梧的仪仗已经走了,冷哼了一声吩咐小太监道:“四十个板子一个也不能少,打完了把她好好看着,不许让她死了!”

青梧站在窗边望着天空,算算日子,宸王也该从江南回来了,他到了江南后给她写过两封信,说遭遇了两次行刺,幸好他准备的很充分,没有受伤。

如今慕容衍昏迷不醒,也该同他说一声,不知他又会带回怎样的消息。

青梧封锁了慕容衍晕厥的消息,只说他是因感染了风寒才导致龙体不适,又派小檀去各个妃嫔的殿里安抚警告,让她们在自己的殿里好好待着,不许走动,不许传递消息,违令者掌嘴二十。

有一个新得宠的美人不信这个邪,跑到乾龙殿里来抽抽搭搭的哭,小檀撸起袖子二话不说先扇了她两个耳光,剩下的十八个让小太监打。

听说了这件事后的妃嫔们倒吸一口凉气,歇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心思,一个个就像鹌鹑似的待在自己殿里,再也不敢过问慕容衍的事。

慕容衍是两天后醒过来的,他气若游丝,浑身虚软,手脚都仿佛不是自己的:“朕这是怎么了?”

青梧坐在床边捏着帕子拭泪:“陛下,是王氏点了玉女香您才昏迷的,陛下别着急,御医说您不能动怒,要修心养性。”

怎么会这样?慕容衍难以置信,助兴的丹药和香料他不是没有用过,但怎么会昏迷过去呢?王氏那个贱人,到底放了什么东西!

慕容衍想坐起来却发现全身都没有力气,青梧忙道:“陛下别着急,您再休养几天一定会恢复康健的,臣妾已经封锁了您昏迷的消息,只是后面该怎么办还是要您拿主意。”

她仔细将这两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慕容衍也冷静了下来,躺在床上虚弱的点头:“你做的很好,去叫赵钱来,让他传旨给宸王,命他赶快回京!”

京中还有赵王和周王两个不安分的,如果他们知道了他在女人床上昏过去这个消息一定会蠢蠢欲动,慕容衍无法安心,他膝下只有一个三岁的儿子,身边没有帮手可不行。
sitemap